中國花鳥畫發展之路

中國畫是由人物畫、山水畫、花鳥畫三大畫科構成。而最早的中國繪畫由人物畫開始,山水、花鳥衹是畫中的襯景。隨着繪畫的發展,襯景素材開始脫離母體,先是山水,緊接着的就是花鳥,最後形成了中國畫三大題材的分科。

脫離人物畫

花鳥畫是一個廣泛的慨念,除花卉、禽鳥,還包括了畜獸、蟲魚、蔬果、樹林等不同的題材。據史書記載,從魏晋南北朝到初唐時期,已出現了少描寫鷹、雞、雉、孔雀、鸚鵡等獨立形體的花鳥繪畫。如顧愷之的《鳧雀圖》、顧景秀的《蜂雀圖》、史道碩的《鵝圖》、蕭繹的《鹿圖》等。

現代‧唐雲作品

獨立成科

雖然歷史資料表明,當時花鳥畫己具有相當的水平,但因這時還沒有產生專門從事花鳥畫創作的畫家和理論,所以未能獨立成科,祗是處於萌芽階段。

直到唐代中晚期,薛稷、邊鸞、滕昌佑、刁光胤等花鳥畫高手的湧現,才使到花鳥畫逐漸獨立成科,中國畫的發展進入了人物、山水、花鳥的三分天下,鼎足而立的時期。當時花鳥畫創作的題材已非常廣泛,包括有:雞、鶴、牛、馬、犬、鹿、蟲、竹等,技法和形式也相當成熟。

富貴與野逸

『黄筌富貴,徐熙野逸』,五代是中國花鳥畫發展的重要時期,以黄筌、徐熙為首的兩大流派以不同的選材和不同的表現手法,分別表達了或富貴或野逸的情懐。從而確立了花鳥畫發展的兩種風格類型。

在宋代由於花鳥畫得到“藝術家皇帝”宋徽宗的參與,花鳥畫受到了高度的重視。雖然宋徽宗父子二人最後被掳金國不得而歸,但宋代花鳥畫的發展並沒有因此而有所停頓。到了南宋時期,宮庭畫院一半以上的畫家都是畫花鳥的,令花鳥畫的發展進入了一個高潮。

現代‧張大壯作品

文人水墨花鳥畫

流派紛呈,風格亦趨多樣的宋代繪畫,花鳥畫在精麗工筆設色表現手法作主導發展的同時,文同、蘇軾開始將文人思想引入繪畫中,發展出了用水墨揮掃的松、竹、梅、蘭等題材。令作品帶出了一種清新脫俗的風格,從而獲得了朝野的讚賞,成為了時尚的畫風。

元代,文人畫興起。受到文同、蘇軾的影響,花鳥畫占了主要的地位。畫壇出現了吳鎮、王冕等一批專畫水墨梅竹的畫家。他們借花鳥畫抒發個人情懷,使作品表現了文人的『士氣』。

明代畫壇由於得到唐寅等多位文人的加入,使到文人畫進入了黃金時期。花鳥畫的發展主要以水墨為主。水墨花鳥畫雖在元代已初見端倪,但真正開啟文人水墨花鳥畫發展的應是明代以沈周為首的『吳門畫派』。

『青藤、白陽』

『青藤、白陽』是明代最著名的兩位水墨花鳥畫家。『青藤』指的是徐渭,失意官場後的他,在精神出現問題的狀態下,實現了以草書入畫的變革,他的潑墨寫意花鳥近代無數的花鳥畫家帶來了無限的啟示。

而『白陽』指的是陳道复,這位師從文徵明的『吳門畫派』後人,以放縱而不恣肆,色淡而妙趣天成,極富文人墨趣的畫風,對明清畫壇帶來了重大的影響。

清代的花鳥畫

崇貞自縊,明亡清興。明室後人朱耷,削髮為僧,取號“八大山人”。他將反清復明的志向完全融於花鳥畫中,開創了大寫意水墨花鳥畫的新風格,對後世的花鳥畫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同在清代初,惲壽平在寫生的基礎,柔合了黃(筌)、徐(熙)兩家的精髓,形成了清秀明麗的沒骨花鳥畫新體貌,並受到皇室的欣賞,被稱為“寫生正派”。

繼而的“揚州八怪”,以離經叛道、奇逸的筆墨,突破了傳統的美丑界限,大大開拓了花鳥畫的表現範圍。

凊代‧任伯年作品

近代花鳥畫名家輩出

清末的任伯年,以中西融和的方式,成功地將花鳥畫由古典向了現代。最後,吳昌碩以篆刻、書法融入花鳥畫中,發展出了文人畫的新風格。並將清代花鳥畫推到又一個新高峰。

近代的齊白石、潘天壽、吳作人、趙少昂等名家,以新穎的題材,誘人的構圖,創新的技巧,動人的色彩,為花鳥畫拓展了不同的發展路向。

現代‧李苦禪作品

中 國 花 鳥 畫 的 寓 意

中國花鳥畫集寫生、抒情、寓意於一身,選擇時大有學問。

牡丹花寓意富貴吉祥,商鋪開張,新居入伙,就最為適宜。

梅、蘭、菊、竹合稱四君子。送贈文人雅士,深交摯友就最合襯。

一對白頭翁(鳥),配上青松,寓意白頭到老,祝賀朋友婚慶就合到好處。若改配牡丹,則祈求富貴白頭,又誰人不想呢?

青竹配搭頑石,“竹”與“祝” 同音,“石” 與“壽” 同音,合稱祝壽。生日賀壽,其心意必受主人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