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梵高  石魯

石魯(1919–1982),中國畫壇上的一個半瘋﹑半癱﹑半狂的怪人。他是當代中國一位性格最為特立獨行、畫風最為險絕奇詭的藝術家。在國際上有相當的知名度,西方的一些收藏家將這位身兼版畫家、年畫家、劇作家、詩人的中國書畫大師,稱為『中國梵高』。他在63年的一生中,經歷了驚心動魄的大起大落和顛狂艱困。

石魯原名馮亞珩。馮家是四川壽縣的一個商賈之家,擁有馮家莊園。同時又是一個藏書超過十萬餘冊的書香之家,家學與家教都很封建。

但石魯天性外向,喜歡自由,對封建的家教,向來都不太順從。15歲時,他離家出走,前往成都,在他二哥執教的東方美術專科學校國畫系就讀。後來,為了表示對母親為他包辦婚姻的不滿,在結婚三天後,他又再次離家出走。

投奔延安抓革命

1939年,為了要參加抗日,身為大學生的石魯,毅然退學,決定投奔革命聖地延安,以藝術創作獻身革命運動。

初到陝北,他立刻就被當地民眾淳樸敦厚﹑刻苦勤勞的民風深深迷住。在陝北期間,他吸收了大量的民間藝術精華。同時,為了表示對清代大畫家石濤和文壇巨匠魯迅的崇拜和敬仰,他決定改名為石魯。 在延安的歲月中,為了配合革命的需要,他以版畫、漫畫、年畫、連環畫等為宣傳工具,創作了大批反映人民戰爭的作品。

新中國成立後,他移居西安,正式專注於國畫創作,開始努力尋求中國畫的創新探索。為了實踐自己提出的:『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他將創作的感情,完全投入到陝北的黄土地上。希望能用水墨的新形式去表現黃土高原的渾厚古樸。

獨創黃土高原皴

上世紀的50年代末期至60年代中期,是石魯創作的黃金時期。經過多年的努力,他已成功試驗出用傳統山水畫去表現革命歷史重大題材,並創作了一批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引起了美術界的廣泛讚揚。開創了一種『當代東方的表現主義』的先河,同時為中國畫的創作闖出了一條新路,並影響了陝西畫壇的一大批畫家。從而形成了『長安畫派』,他更被指為是『長安畫派』的創始人。

轉戰陝北

1959年創作的巨幅畫作『轉戰陝北』,是他最為出色的代表作。作品描寫毛澤東在延安時期的活動,畫面的構圖巧妙奇特,意景深遠。前景主山的繪畫,採用了他獨創的『黃土高原皴』技法,筆壯色濃。主人公毛澤東巍然屹立於山坡之上,遠眺前方。而背景的群山連綿不斷,宏偉壯觀。儘管人物占畫面的比例很小,但卻成功地塑造了毛澤東高膽遠瞩和『胸中自有雄兵百萬』的英雄領袖形象,同時讓人感受到一股頂天立地、氣吞山河的震撼力。

『轉戰陝北』為石魯奠定了在美術界的地位,他成功的關鍵,就在於他畫了以前沒有人畫過的題材。另外,畫史上也從來没有人畫過沒有樹、沒有草的黃土高原。他獨創的『黃土高原皴』技法,正好填補了畫史上的一個空白。

石鲁是一個才華橫溢,又兼有極好文字功力的畫家。在作畫的同時,他又寫下了多個劇本,其中《暴風雨中的雄鷹》、《金銀灘》被拍成電影。據石魯說長春電影製片廠給了一萬元作為《暴》的片酬,結果他就花了八千元去買宣紙。

噩運降臨半殘廢

1964年石魯的噩運開始了。首先,他的代表作『轉戰陝北』,被指為有『懸崖勒馬』的意思,污蔑了毛澤柬,作品遭到了封殺和批判。隨之而來的就是患了嚴重的肝病和精神分裂症。接着,他創作的一個劇本『劉志丹』,又被定性為反黨事件。加上他出身於大地主家庭,文革一開始就無可避免地受到了衝擊。同時,他的繪畫又被封為是『野』、『亂』、『黑』的畫。他亦因此被關進了牛棚,並被提議判予死刑。當時,幸好他被確診患了精神分裂症,才可免於一死。

殘酷的迫害,令他再也沒法忍受。為了活命,他從牛棚逃走出來,到鄉下流浪。整天躲在荒山野嶺,過着野人一般的生活。等到形勢好轉,再回到西安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半残廢的人。

荷花圖

連續的批鬥、折磨,使他的精神分裂症更加嚴重,要多次進入精神病院治療。他已無法從事有政治色彩的藝術創作,唯有改為轉向花鳥畫,並創作了大量的作品。後來,他還在一些埃及、印度速寫的舊作上,反覆畫上一些令人無法理解的詭秘難辨符號,以及許多不能構成單詞的英文字母,令作品添上了一層神秘的幻覺意象。

隨著文革的結束,石魯的家又重現了昔日的熱閙。但他的病卻日益嚴重,1978年他被接到首都治療。1982年在北京,癌症終於令石魯的一生畫上了句號。

畫作罕見

1985 年,他的《華嶽之雄》在美國紐約以5 萬美元成交,在海內外引起反響。

2005年,作品《黃河兩岸度春秋》以990萬的高價成交。

近幾年,石魯的作品在市場上已很少見,一方面是石魯的作品本身就少,另一方面是石魯的作品有着震撼人心的魅力,一般擁有石魯作品的藏家不肯輕意拋出。由於石魯存世的作品不多,一般擁有石魯作品的藏家都不肯輕意拋出。作為開山立派大家,石魯的作品將隨着時間的流逝會越顯其價值和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