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驚地奇見落筆  潘天壽

四十年前的一場文化大革命,令幾乎所有的畫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文化大革命期間,潘天壽(1897-1971)被誣蔑定性為『反動學術權威』,受到幾乎所有電視、電台、報章、雜誌、漫畫的攻擊,身心受損,1971年病重要求入院治療,醫院也不敢接收,最後只得改用他人姓名入院,可惜為時已晚,中國畫壇從此失去了一位花鳥畫奇才。

齊白石、黃賓虹、張大千等畫壇大師,在藝術創作的路上,大多數都要經過數十年的摸索,甚至要到晚年才能形成自已的藝術風格。而潘天壽20多歲時,就已確立了畫風,藝術上幾乎沒有走甚麽彎路。

暮色勁松

放棄摹仿 創造自我

齊白石、黃賓虹、張大千等畫壇大師,在藝術創作的路上,大多數都要經過數十年的摸索,甚至要到晚年才能形成自已的藝術風格。而潘天壽20多歲時,就已確立了畫風,藝術上幾乎沒有走甚麽彎路。

潘天壽自幼喜歡臨摹《三國演義》、《水滸傳》等插圖,在讀私塾時,畫畫被視為是不務正業,遭到了製止。他唯有在放假回家時,畫下燈籠、風箏,有時候還會女孩子做的香袋畫上幾筆。十四歲那年,他買了本《芥子園畫傳》(中國畫自學教材),自始他的繪畫興趣大增,並下決心要成為一個中國畫家。

二十六、七歲時,他拜師八十高齡的海派泰斗吳昌碩,學習海派畫風;不久,他悟出吳昌碩的成功,是在吸收前人的經驗中,創造自我,成為了一代宗師,而模仿他人的作品,是不能成為一個有貢獻、有地位的畫家。自此,他開始力求擺脫吳昌碩的影子,凡是帶有吳昌碩畫風的作品,不論好壞,一律不加保存。而吳昌碩對這位浙江小鄉裡非常看重,稱其『天驚地怪見落筆,巷語街談總入詩』,並對其他入室弟子說:阿壽的畫有自家面貌,他學我最似,跳離我又最遠,大器也。得到了吳昌碩的鼓勵與肯定,潘天壽更加堅信以粗放大寫意,作為未來的發展路向。後來他又得到了另一位大師黃賓虹的提點,畫風雖然沒有朝黃賓虹想見到的水畫韻味發展,但卻迅速由粗野走向純練。

江南人喜歡把不識時務的人,稱作『壽頭』、『阿壽』。當時有人認為潘天壽學吳昌碩學得那麽好,卻硬要擺脫、離開,實在是有點壽頭壽腦;但他卻不以為然,還以『阿壽』自號,一意孤行,決心要走自己探索之路。

畫品高格 以力取勝

潘天壽擅長畫鷹、八哥、松樹、梅竹、蔬果、山石、野花、山水等題材,小品清新和簡練,大畫則觸目驚心,讓人振奮;作品充滿剛陽之美,很著重力的表現,以骨氣、骨力取勝,可用“高風峻骨'四字形容;作品題材造型方正,繪畫的線條與用筆,如同現代結構的鋼筋鐵骨般,產生出強大的力量感。黃賓虹曾說:阿壽的畫,力能扛鼎。

潘天壽作品的構圖以奇險突破前人,擁有震撼心靈的力量,往往能在最不勻衡的空間比例中,取得平衡與和諧。

他的作品,用的顏色並不是很多。徐悲鴻在上海的時候,對人講過潘天壽的用色:『繪畫不拘中西,設色難在調和,阿壽擅用幾種極難調和的色彩,大塊渲染畫面,自有風格;尤其對於色彩的領會,天資極高,在畫人中是不可強求的。 』從作品中的筆墨與用色,我們可以看出潘天壽的畫品高格、無俗氣、無媚態,有的只拙味、不做作。人與畫同品,潘天壽一生品格高尚,為人謙厚率直,不黨不派。

松鷹圖

改革教學 國畫分科

潘天壽與吳昌碩、齊白石等老一輩畫家不同,他不需要靠賣畫為生。藝術生涯在教學與創作中渡過,1944年曾受聘擔任國立藝專校長,但藝術家、學者的他,並不適合擔任行政工作,三年的校長生涯,令他焦頭爛額,他致力中國畫的教學改革,1947年他豁然以『無幹事之才』辭去校長一職,專心教書、創作。 1959年他再次被任命為新改名的浙江美術學院(前身為國立藝專)院長,在任內,他針對彩墨畫系的民族文化虛無主義傾向,為中國畫的教學改革,提出了『中國畫係人物、山水、花鳥三科應該分科學習』的意見,從此,全國逐漸形成了國畫系分科教學的局面。除此之外,潘天壽還為中國畫的創作提出了獨特的見解,他認為:中西繪畫,要拉開距離;個人風格,要有獨創性。

指墨精采 帶入殿堂

1997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行的潘天壽百年紀念展,從杭州潘天壽紀念館帶來的多幅巨型指墨畫,因展覽廳空間不夠高,而未能展出。

八哥

指墨畫源於民間,一向被認為難登大雅之堂,潘天壽卻經常以手指代筆,創作巨幅作品,他解釋指墨畫的精采不在追求毛筆效果,而是利用手指難於蓄水,不可以隨意控制的特點,使作品似生非生,似拙非拙,似能非能,以及意到指不到,神到形不到的妙處。改變了外行人認以指代筆,純屬玩弄技巧的看法。他以嫻熟的指墨畫技法和理論,將指墨畫帶入了藝術殿堂。

潘天壽畫有錢難求

潘天壽的書畫作品進入國際藝術市場較早,但受市場上贗品流傳較多的影響,畫價上不去,平均價格停留在1O萬港元左右。 1994年下半年起出現搶購潘天壽書畫作品之風, 由於時世的動盪,​​潘天壽的繪畫在大陸以外的流傳不多,目前他的作品在市場上有錢難求,藏家死抱不放。

2004年,上海朵雲軒拍賣公司春季拍賣會中,署名潘天壽的畫作《錦葵紅杏》以112.2萬元的價格成交。後經書畫專家鑑定,​​作品被確定為偽作。

同年,在中國近現代書畫拍賣專場上,潘天壽的丈二匹巨畫《松鷹圖》以500萬元高價起拍,最後以880萬元的高價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