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化山水  黃賓虹

畫壇上有“北齊南黃”之說,北齊就是齊白石,南黃指的就是黃賓虹(1865 -1955)。他曾為毛澤東主席作畫,是位早學晚熟、大器晚成的畫家、繪畫理論家。

黃賓虹晚年的山水畫,一直以來都受藏家追捧,作品以焦墨、濃墨和積墨見稱,被人稱道為『黑賓虹』時代,是極有價值的收藏品;他晚年定居杭州任教授,由於其作品的藝術帶某種超前性,當時不為大多數人接受,以至他和家人的生活,也遇到『黑暗』。

早期作品

解放初期,由於上海傳媒對他的作品報道甚少,不太懂畫的人又認為,黃賓虹的畫有股“野氣”,不能迎合上海人藝術鑒賞的口味。他的畫在上海常常賣不去,即使賣出,價钱也非常低;因此,黃賓虹一家的生活大受影響,漸有困境。幸好得到“革命書畫家”賴少其出手相助,當時賴少其任上海市文化局長及文聨副主席,能文善畫,他能解讀黃賓虹的畫,對黃家的狀況非常關注,在得到陳毅市長的支持下,向黃賓虹送贈了宣紙、大米和面粉等日常用品,並掏錢以較合理的價格買了幾幅畫,後來還以文聨名義為他舉辦畫展;開幕當日,陳毅市長等黨政軍領導人親臨現場。經過報刊、電臺的大力報道和宣傳後,上海形成“黃賓虹畫熱”,人們爭相認購黃賓虹的畫。

五筆七墨 永留畫史

黃賓虹50歲以前的繪畫,主要以研習、臨摹古人作品為主。50歲後作畫以大自然為師,九上黃山、五登險華、四踏泰岳、進雁蕩、遊巴蜀、停五嶺,下香港,名山大川盡取筆底,此期間的作品被稱為『白賓虹』時代。70歲開始融會貫通,自立面目。辭世時已達91歲的高齡。

釣魚台

有人笑說,黃賓虹如果50歲就去世,肯定就沒人知道他了,如果到70時去世,或許只能留個名。70歲以後的黃賓虹,作品產生奇妙精采的變化,面目自成一家,並日漸成熟。以獨創積墨點染法,在山水畫中點染出一種如月暈般虛實相映、朦朧搖曳的“月移壁”光影效果;這種獨特的表現方式,是對中國畫墨法的一大貢獻;他還根據多年的繪畫經驗所得,為中國畫的筆法、用墨提出了『五筆』–“平、留、圓、重、變”和『七墨』–“濃墨、淡墨、破墨、積墨、潑墨、焦墨、宿墨”的理論。黃賓虹終於以一代宗師的盛名永留畫史。

黑密厚重 以心作畫

80歲以後的黃賓虹因患有嚴重的白內障,視力漸退,在89歲到90歲時,幾近失明,無法用眼睛作畫,只好「以手運心,因心造境」,以心作畫,畫風大變特變,筆非筆,縱橫揮洒,墨非墨,舖天蓋地,無法而不亂,充满韻律和節奏,仿如生命的協奏曲。此期間的創作被評為一生最精采的作品。

九龍山水

黃賓虹睌年的山水畫墨法精妙,可以用『黑、密、厚、重』四字慨括表達。他的學生國畫大師李可染,總結黃賓虹的作品說:黃賓虹老師的畫,近看什麼都沒有,遠看什麼都有。

自幼到老 幻變人生

藝術創作路上的黃賓虹要到晚年才發生巨變,生活道上的他早就經歷了多番變化。自幼好書愛畫的黃賓虹,童年生活富裕,父親經營布莊生意,家中專門請有名儒教授文學詩詞,所以黃賓虹在縣試、府試中都名列前茅,16歲考取金華麗正書院。17歲時父親生意失敗,家道中落,兄弟皆要停學,只有黃賓虹因考取了書院的獎學金,得以繼續學業。

山居圖

青年時期的黃賓虹曾寫信康有為、梁啟超,支持維新變法,『戊戌變法』失敗後,他因『維新派同謀者』的罪名而逃離家鄉。1905年在家鄉任中學教師時,又因與革命黨鑄造銅幣,為革命軍籌集軍費,被人告發而受通緝,不得不連夜逃亡,最後到了上海。在上海的三十年中,他在商務印書館等多家報館、雜誌社擔任編輯,撰寫和編錄了大量美術史文章和書刊。

1937年黃賓虹受聘帶同家人前往北平工作時,途中遇到蘆溝橋事變,在北平被日軍佔領期間,他被推舉擔任美術館館長,但他拒不接受。自此閉門謝客,斷絕外界交往,直至抗日勝利。

黃賓虹先生曾說,他的作品要在他身後三十年至五十年後才為世人所認識。直至現在才逐步被人們所理解、認同、接受。在藝術品拍賣市場上,晚年作品成交價少則近十萬,高則幾十萬上百萬。早中期作品價格一般在幾萬至十幾萬之間。

黄賓虹國畫拍買成交消息

1. 2005年黃賓虹晚年作品《山水臥遊手捲》,在內地以683萬元高價拍賣。

2. 2005年10月蘇富比在香港舉行書畫拍賣會,一名杭州人分別以144萬元和44萬元合共192萬元,成功投得黃賓虹兩張畫作。但一直沒有依買賣交收合約付款,香港蘇富比拍賣行終於在2006年9月,入稟高等法院要求被告付款,並賠償利息與訟費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