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中國水墨畫的新貌  吳作人

2005年5月在中央電視的收藏鑑寶節目中,發生了懷疑是贋品當真跡估價事件,節目中有收藏家出示一幅吳作人(1908–997)的【牧牛圖】,請現場的鑑證專家進行真偽鑑證及作價值評估。當日請來現場的專家,是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從事鑑定工作40年的研究員單國強, 最後作品被確定為真跡,估計價值為25萬人民幣。

節目播出後,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法人代表–吳作人先生的女婿商玉生,以及吳作人妻子蕭淑芳(著名書畫家)的關門弟子–畫家曲赫東兩人均認為該畫是偽作;並指出若屬真跡,價值應在60–80萬。此事在收藏界引起了極大的反響,結果誰是誰非,就不得而知。

西北之行收獲大

30年代初,吳作人前往法國及比利時留學,並在比利時皇家美術學院,全院畫油會考中獲得第一名、金質獎章。經過5年的歐遊學藝,他對西方繪畫的藝術語言的使用有深入的了解。在研究了歐洲繪畫傳統和表現技法之後,吳作人1935年秋回國,在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任教。

雙象圖

1943至1944年間,為了要創造出具有中國文化品格的藝術作品,他決定獨自遠赴大西北荒漠,對敦煌藝術進行考察、臨摹和研究;並前往青海、康定、西藏等地,深入少數民族地區進行生活體驗和寫生創作。

西北之行令他在藝術上收獲豐富,開闊了認識中國古代文化藝術的眼界,並從中獲得了新穎的創作題材,使他的油畫藝術產生了一次飛躍。自始他以嫻熟的油畫技巧與中國傳統美學精神有機地融和在一起,形成了用油畫語言表達中國意境的藝術風貌,被認為是中國油畫領域一位探索民族藝術形式的先行者。他的油畫作品在構圖、色彩、筆觸上都滲透出了東方的詩意,畫出了對祖國土地和景物的豐富情感。

創新『大寫意』

西北之行也是吳作人一個十分重要的轉折點,受敦煌藝術的啟發,他發現高度寫實的油畫,與中國畫相比,難於做到言有盡而意無窮的境界,根本無法達到他的藝術創作理想。

油畫

從40年代中後開始,他轉入了水墨畫的創作,嘗試以中國水墨畫方式抒發自己的情感。經過長時間對傳統“寫意”技法的研究後,他終於發展出一種清新﹑簡約﹑平和﹑優雅﹑外柔而內剛的“大寫意”水墨風格。利用中國宣紙獨有的滲化性能,創出了水墨滲化沒骨技法。在表達絨毛動物的質感、形態上,最為生動和神似,開創中國水墨畫的新貌。

水墨新題材

吳作人藝術的成功,因素雖然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就在於他誠懇地以自然為師。當一些畫家還在古老的題材上反覆炒冷飯的時候,吳作人的作品出現了駱駝、犛牛、熊貓、黑天鵝等,這些前人沒有接觸的題材,如同一股新鮮的空氣,吹進了畫壇。

駱駝與犛牛,是吳作人40年代的最喜受的創作題材。他欣賞駱駝負重致遠,在荒漠缺水環境中形成的堅韌、剛毅和耐勞的性格。 1939年底,吳作人的比利時籍妻子,在重慶因產後虛弱多病,抵受不了日軍大規模轟炸的折磨,不幸早逝。他帶著悲痛的心情,來到了大西北。當看見成群結隊的駱駝,在寒天裹,憑著一種不平凡的力量,迎著風沙負重行進時,立即觸發了他的創作靈感和生活聯想。

駱駝2

雪原上成群奔走犛牛,曾令他心潮澎湃。他最喜歡的就是,犛牛在高寒缺氧地域求生過程中,形成的那種拼搏、剛勁、倔強的勇和力。所以他畫的犛牛,並沒有仔細地描繪眼睛和犄角的長相,為的就是要體現出犛牛的強勁與迅捷的速度。/h6>

吳作人的動物,造型傳神,氣韻生動,是傳統的中國畫或純粹的西洋畫均難以做到。筆下的大熊貓,既沒有工筆畫的精勾細描,也不套用素描的明暗光影方法。採用的是潑墨大寫意的畫法,把熊貓概括為黑白分明的色塊組合,以寥寥的數筆濃墨,配上靈動的淡墨輪廓線,就表現出了大熊貓的活潑可愛。墨色的深淺運用得恰到好處,利用宣紙的滲化特點,把熊貓纖細柔軟的絨毛表現得栩栩如生。

熊貓

金魚稱一絕

吳作人晚年的金魚形像天下一絕,造型上忠實於物象,神態真切,在用筆上形成了一定程式。他畫魚強調尾根不斷,從腹部到尾翼要一連到底,僅用一筆。而背鰭和眼珠等部的表達,也是運筆獨到。金魚既要有動態美,也需要體形美,似動似靜。為了表現金魚特有的雍容華貴,他盡量少用濃墨;以淡墨,配合不同的色彩,令金魚在水中悠然自得的暢游神態,優雅飄逸,別具韻味。凡欣賞過他的金魚國畫的人,無不為他畫中的神韻而折服,拍案叫絕。

真品難統計偽作多

吳作人祖籍安徽省涇縣, 1908年生於江蘇省蘇州市。

吳作人語言幽默風趣,當年在香港辦畫展時,有記者問他是甚麽地方人,他回答說:我是安徽省蘇州人。

1991年,吳作人因腦梗塞喪失了作畫寫字能力,臥床6年後,於1997年病逝。

吳作人先生的傳世作品現已無法統計,動物題材上,40年代畫犛牛和駱駝,50年代畫熊貓,70年代畫金魚,但偽作極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