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先啟後的『嶺南畫派』

自明朝滅亡後,部分文人、畫家,決定避世自居,尋找理想中的世外桃源。他們經常藉畫抒發國亡家破之恨以及表達對滿人統治的不滿,以至文人畫風在清朝大行其道。可惜這種文人畫風發展到晚清時期,作品已完全脫離現實生活,變得單調、空洞,缺少生氣和新意。此時的畫壇如同晚清的國運一樣,一步一步地走向衰落。

二十世紀初,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開始了密謀推翻滿清皇朝的準備。剛從日本留學歸來的“嶺南三傑”–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也積極地參與革命起義的事宜。

辛亥革命成功後,高劍父、高奇峰被委派到上海創辦『真相畫報』,開展『藝術革命』,大力推行新國畫運動。他們提出“藝術為群眾服務,並且富教育性,繪畫必須反映現實”。同時又提倡『折衷中外,融匯古今』,在中西古今的藝術中,取長補短。因此,他們與傳統畫派展開了一場論戰。

創立『嶺南畫派』

司徒乃鐘作品

為了實踐自已的理想,他們把透視學、顏色學、圖案學等多種西洋技法揉合在中國畫中,創立了一種集傳統和現代於一身的新風格。這種新風格剛面世,就受到了傅統畫派的攻擊,說他們是『東洋畫』、『不中不西』,更有甚者,指他們大逆不道、捨棄傳統筆墨,是國畫界的叛徒。

謾罵、譏諷,並沒有搖“嶺南三傑”推動國畫革新的決心。在論戰的幾年中,他們積極地培養了大批的新人,壯大了改革的力量。同時,又發表了大量的藝術理論。為當時的畫壇發展帶來了新的啓示。

幾年後,“嶺南三傑”的畫風漸臻成熟,他們創作的作品既保留了中國畫傳統精神和文學氣息,又充分錶現了時代精神,受到了廣大群眾的歡迎。無論從技巧、題材,以至到創作的理念,都開拓了中國畫的新領域。

三傑後有四家

畫壇上開始將“嶺南三傑”這種新風格,稱為『折衷派』。隨著時間的遷移,作品的風格,越來越具有嶺南的地方特色,而他們又是廣東人,畫壇最後將這種獨樹一幟的繪畫風格,改稱為『嶺南畫派』。

周恆作品

“嶺南三傑”離世後,他們的傳人繼續了國畫的改革與創新,“嶺南四家”的趙少昂、黎雄才、關山月、楊善琛,成為了第二代的『嶺南畫派』代表人物。

新中國成立後,黎雄才、關山月繼續留在廣州,山水畫成為了他們主攻的發展方向。而趙少昂、楊善琛則前來香港,在花鳥畫、動物畫的發展取得了重大的突破。自此“嶺南四家”的藝術思想,對粵港兩地的畫壇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同時將『嶺南畫派』的發展推至了高峰。

同業無理攻擊

『嶺南畫派』在香港的發展和推癀,雖已超過了五十多年,但今天仍然遭受受到一些同業人士的無理攻擊和指責,相信這類的偏見,是因為他們對『嶺南畫派』的認識不足所致。

2005年,在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資助下,香港嶺南藝術會舉辦了『趙少昂大師百年誕辰嶺南藝苑同門聯展』,期間藝術發展局委派了一位經常對『嶺南畫派』提出質疑的藝評人,到現場參觀,並撰寫了一份展覽表現的評估報告。

楊建法作品

結果這位藝評人提交的報告,錯漏百出,最可笑的是,他連趙少昂的老師都搞錯了,其認真程度則可想而知。而對於有利藝術推廣,又深受觀眾歡迎的現場繪畫示範,則被指為“技巧表演,意義不大,不值得提倡”。難到藝術發展局資助藝術活動,不是要讓更多的市民認識和了解藝術嗎?看來,藝術發展局需要多花精神,尋找理性的評估員。

如今,第三代的繼承者,在先賢『永遠地革命,永遠地創作』的理念驅駛下,在過去兩代人已有的輝煌成就上,憑著勇氣和毅力,繼續尋找新的突破,讓『嶺南畫派』的改革精神得以源遠流長。希望各位在參觀即將舉行的【香港嶺南藝術會會員作品聨展】中,得到新的啓示。

少數人的謾罵、譏諷,並不能抹去『嶺南畫派』在畫壇上的影響力。目前“嶺南三傑”、“嶺南四家”的作品拍賣成交價,早已大幅超越當年與他們發生論戰的一眾傳統派畫家,成為了收藏家的摰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