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生活  趙望雲

西安古稱“長安”,自唐代以後,隨著政治權力中心的遷移,曾擁有驕人成就的長安畫壇,開始由輝煌的時代進入了漫長的冬眠期。

直到上世紀40年代,趙望雲(1906–1977)的到來,沉睡了近千年的長安畫壇,在他的引領下,又再度活躍起來,並形成了一股新的勢力,對中國畫的革新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趙望雲1906年出生於河北省一個兼營皮革生意的農戶家,6歲時,適逢辛亥革命成功,建立了中華民國,父親決定為他取名“趙新國”。

幼年時期的他,多才多藝,京戲、胡琴、書畫、踢毽,樣樣皆能,無所不精,但他始終感到自己在繪畫的天賦卻是最高。

由於過分沉迷繪畫,上學時,就因為經常臨摹《紅樓夢》、《三國演義》、《芥子園畫譜》,而受到老師的處罰。

立志改造國畫

14歲時,他因父親的病逝而被迫輟學,家人將他送到鎮上的皮具店做學徒,學習經商之道,希望他能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可惜他仍然沉迷繪畫,無心經商,因而經常受到主人和親鄰的責駡和鄙視。每天回到房間,他都懐著惆悵的心情望出窗外,幻想自已能像白雲一樣,可以自由自在的追尋自己的理想,於是他將房間改名為“望雲軒”。

1925年在表兄的資助下,他到了北京入讀國立藝專的預科班。在北京,受到五四運動的新文化思潮的影嚮,他認識到藝術的價值在於創造,而非模仿,要為人生而藝術,並使他立下了從事國畫改造的志願。

1927年他因為沒有中學文憑而未能被國立藝專錄取,結果升學無望。於是,他決定奮發自學,並改名趙望雲,作為創新事業的象徵。

農村寫生

為了實現改造中國畫的願望,他終日在北京的鄉村、田間進行速寫,蒐集了大量的民間生活情態。他懷著極大的同情心,繪畫了第一批直接描寫社會低層民眾疾苦的作品,並在中山公園水榭作展出。展覽觸動參觀人士的良知和民族懮患的意識,引起了社會各界和新聞媒體的關注。

不久《大公報》聘他為特約旅行寫生記者,從北京出發,前往河北省,進行“農村寫生”。他用毛筆將貧苦大眾在死亡線上掙扎的苦相,以及牛馬一樣的生活,如實地反映在“趙望雲農村寫生”專欄,隨即成為了最受讀歡迎的欄目。

令趙望雲最受感動的,就是作品引起了“布衣將軍”馮玉祥的共鳴,馮將軍不但集錄了他全部的作品,而且還為每一幅作品寫了一首詩。兩人亦因此由互不相識,變成莫逆之交。趙望雲亦因此更堅定了“到民間去”的繪畫創作信念。

在馮玉祥的提議下,趙望雲創作了一批反映泰山民眾的作品,並由馮玉祥配上白話文詩,製成石刻,後來又再編成了畫冊出版發行。

抗日期間,他又與馮玉祥一起創辦了《抗日畫刊》,招請畫家以繪畫去揭露日軍侵華的戰爭暴行,燃起民眾的抗日激情。

隨著作品在報刊的發表和馮玉祥的幫助,趙望雲在畫壇的知名度也日漸增高。

1937年他的作品《魯西水災憶寫》,終於入選了教育部主辦的第二屆全國美術展覽。一吐上屆被指題材不符合官方口味,而未能入選的烏氣,成為了展覽會上,唯一反映農村生活現實的作品,為畫壇帶來了一股新風氣,並開創了一條中國畫反映社會現實生活的藝術道路。

定居西安

1941年《抗日畫刊》停辦,趙望雲結束了10年“以筆代槍”的鬥士生活。他婉拒了馮將軍寫信蔣介石,為他介紹工作的好意,決定要走上職業畫家的道路。 不久,在重慶,他結識了張大千,從觀摩張大千作畫和他收藏豐富的古代名畫中,趙望雲對傳統繪畫的技法有了深入的認識和了解。

同年,他遷居西安。大西北壯觀的風光,引起了他的創作熱情,他將創作的激情,由人物畫轉向了心儀已久的山水畫。在研究和吸收傳統技法的同時,他以緊貼生活的題材,為傳統技法發掘了新的表現形態和法則。

創立“長安畫派”

大西北一直是歷代畫家望而卻步的地方,為了開拓西北的美術,他積極組織藝術活動,努力發展美術教育事業,並親自培養了黃冑、方濟眾、徐庶之等享譽當今畫壇的國畫名家,成為了當時西北畫壇的核心人物。

新中國成立後,為了重振長安畫壇的輝煌,他與石魯一起,在西安凝聚了康師堯、何海霞、鄭乃珖等一批畫家,使西安的畫壇力量不斷壯大。

在趙望雲的影響下,他們之間互相學習,使繪畫創作得到了蓬勃發展。終於,西安畫壇形成了以生動、新鮮、活潑的藝術風格,去表現中國西部風土人情和山川氣勢的畫壇力量,被譽為“長安畫派”。

趙望雲亦從此確立了他在近現代中國畫發展史中,開宗立派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