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活墨潑色靈彩動  胡念祖

張大千曾在胡念祖的畫作上題到:『古稱得筆法易,得墨法難;得墨法易,得水法難;今觀念祖道兄大作,筆墨水俱入神化,非近百年來所有也,佩歎無似! 』記得我的外祖父趙少昂也曾對學生們說過:『胡念祖的山水畫有新創意,你們畫山水時可以參考他的作品』。

胡念祖的山水畫在傳統筆墨的基礎上,巧妙地運用了『潑墨』、『破墨』、『撞水』、『潑彩』等技法,有一種化實為虛、虛中藏實、墨非墨、色非色的效果。開拓了一個筆活墨潑,色靈彩動,抽象非抽象的山水彩墨個人天地。受到了藝術界肯定和收藏家的關注。

 胡念祖1927年出生於湖南省,幼年時受祖父的啓蒙開始學文習畫,後來又因父親手上的國畫臨摹範本【芥子園畫譜】,而迷上了國畫。

拜師黃君壁

少年時期,他的繪畫才藝已得到了鄉親鄰裡的賞識。而他亦憑著這過人的本領,經常幫鄉內有需要的人繪畫壁畫、家具圖案等,賺取收入,幫補家計。

1946年他考入了南京美專,接受正規的繪畫訓練。在校長高希舜的親自指導,臨摹了大量的古今名畫。

但他並不滿足於此,1948年某日,在裱畫店內,他對掛在牆上的山水畫著了迷。店老闆告訴他:『這是黃君璧教授的大作,他目前在中央大學美術系任教』。急於求學的他,於是懐著忐忑不安的心,決定毛遂自薦,希望黃教授能收他為徒。果然,蒼天不負有心人,黃教授被他的真情打動了。自此,他就成為黃君璧的入室弟子。

由於他的國文非常好,空軍聘請他擔任文書官。 1949年,他隨軍到了台灣。頓時跟黃君壁老師失去了聯絡,無法學畫。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減低對繪畫的熱情,仍然要立志成為畫家。

有日,他去中山堂看展覽,發覺是黃君璧老師的山水畫展,他興奮極了。原來輾轉間黃老師也到了台灣,應聘在師範大學擔任教授。在上天的安排下,他與黃君璧老師重逢了,又繼續了他的山水畫求學。

戲劇藝術起共嗚

1951年,在同門好友的推介下,他進入了台灣省立師範學院藝術系當助教。當年的台師大聚集了四方八面的書畫名家,在課外的平劇社,他遇到了另一位山水畫大師–溥心畬教授。

溥大師喜愛彈三弦琴,而胡念祖則因有副沙啞沉厚的嗓子,喜歡唱老生戲。兩人一彈一唱,彼此間建立深厚的師徒感情,溥心畬亦將北宗山水畫心法全數傾授予他。

戲劇讓他有緣師從溥心畬大師,理解到人情的可貴。而戲劇中的抽象藝術,又為他的繪畫觀念的突破,帶來了啟發和共鳴。

融和與創新

60年代的後期,在得了黃君壁、溥心畬兩位宗師的真傳後,胡念祖經過了多年的努力和嘗試,成功地將傳統的筆墨和現代水墨的肌理表現融為一體,創出了紋理交錯、如同蛇紋般的『蛇紋皴』技法;再配上『潑墨』的表現技巧,為傅統的山水畫帶出了新的創意,令人眼前一亮。

1971年他應邀前往美國聖若望大學舉辦個人展覽,一個不在意的疏忽,令他連簽證時效過了期都不知道,就在準備返回台灣的時候,美國移民局向他發了限期離境的驅逐令。

本來就不喜歡在美國居住的他,突然又冒出新的想法,決意不走了,看一看移民局如何驅逐他。結果他以三幅畫作為律師費,就變成了美國居民。並於1973年前往紐約進修西洋畫。

有人說香港是文化沙漠,而胡念祖感到美國才是中國文化的沙漠。在美居住期間,他帶著宏揚國粹的熱情,特意在中華公所開了間畫廊,設班教授和展出中國畫。但久居華埠的僑民,似乎早已是忘記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對他的善意並不認同。無奈之下,唯有關門大吉。

意象寫山河

與此同時,他在保持傳統中國畫的基礎上,又適度地融入現代抽象畫的創作意念,作品呈現了中西蓄放平衡、傳統與現代融和結合的風貌。

1988年,他應邀返台在國立藝專教授中國水墨畫。此後的作品已完全擺脫了傳統中國畫的束縛,轉以抽象的表現方式,達到了「超以像外」的藝術境界。其中由高空鳥瞰引發的大地印象系列作品,體現了他朦朧看世界、意象寫山河的創作理念。

今年已80高齡的胡念祖教授,仍然堅持不斷的創作,他希望能以繪畫之好,改善今之社會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