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畫師』  高劍父

1879年10月11日,高家誕下了一名男嬰,取名高劍父。相傳這天出生的人都是『煞星』降世,將會為家裡帶來災難。親友們紛紛提議把這名男嬰送到『育嬰堂』,但嬰兒的父親高保祥卻獨排眾議,堅持要嬰兒留下來撫養。日後,就是這位『煞星』令畫壇出現了一個新流派–『嶺南畫派』。

童年的高劍父,日間在私墊讀書,空閒時就以『畫公仔』打發時間。後來,隨著幾個弟弟的相繼出世,家庭的環境就大不如前了。為了減輕家庭的負擔,他投靠了一位開中藥店同宗叔父。每天關舖後,這位叔父就會教他古文和國畫。可惜兩年後,藥店因生意不景而結業,他祗好到了已婚的長兄家暫住。

鷓鴣

拜師居廉

1898年,在友人伍漢翹的資助下,高劍父前往澳門,入讀由美國人開辦的格致書院,學習英文以及西方的科學知識。課餘時間,他又跟隨一位法國的畫家學習素描、色彩、透視等西洋美術。高劍父開始產生了國畫革命的理念。

不久,他回到廣州擔任圖畫老師。在堂上他經常和學生暢談民主革命的道理,同時又辦起《時事畫報》,向學生灌輸革命的思想。

秋鷹

1906年1月,高劍父在友人–日本畫家山本梅涯的鼓勵下,東渡日本求學。到達東京時,正值農歷除夕,當他僱車到達廣東留日學生同鄉會時,這才知道同鄉會已經解散​​了,但僱車已將身上的錢全部用完了。正當傍惶無助之際,他剛好來到一家中國人開的小旅館,店主見他饑寒交迫的,於是就讓他留宿一宵。

在旅館內,他突然遇見了正在為推翻清政權從事秘密工作的好友廖仲愷,廖仲愷了解情況後,就安排高劍父住在他家,並主動提出資助他入讀日本美術院。

萬劫危樓

東瀛留學

在廖仲愷的介紹下,高劍父認識了孫中山,並加入了同盟會。 1907年,高劍父奉命回國籌組了《中國同盟會廣州支會》,並出任會長。他又開辦《博物商會美術磁窯》,以燒製陶瓷作掩飾,秘密製造土炸彈。為了逃避清兵的搜查,他將土炸彈藏在牀底的地板下,每天與“彈”同眠。後來,他又組織《支那暗殺團》,並擔任副團長,策劃了多次暗殺清朝官員的行動。

1910年,廣州起義失敗後。他與陳樹人等舉辦了《三友畫展》,為下一次的起義籌募經費。

1911年,高劍父從香港潛回廣州,成功地策劃暗殺了清廷廣東提督鳳山。 10月,辛亥革命爆發後,高劍父立即率人攻占了虎門等要地。 11月,各路革命軍齊集廣州,成立『海陸軍團協會』作為革命軍臨時的統帥機構,高劍父被選為副會長。後來革命軍組織政府,有人想推舉他擔任廣東都督,他堅決力辭,並表明此生祇以藝術為抱負。

虎踞

提倡國畫革命

面對袁世凱的登基,孫中山『二次革命』的挫敗,高劍父的革命熱情遭到重大的打擊。他將精神完全轉移藝術革命上,並與五弟高奇峰前往上海,創立了近代中國最早印刷與發行美術作品的出版機構–《審美書館》,同時又創辦了《眞相畫報》,大力宣傳和提倡國畫改革以及美術革命。

松雪鷹揚

他提出『藝術大眾化,大眾藝術化』等口號,震動了國畫界。他將西方寫實主義融入國畫,為當時停濟不前的國畫掀起了一場改革運動,最終開創了『嶺南畫派』。

作畫激勵士氣

在辛亥革命前後的期間,他創作了嘯虎、雄鷹、躍馬等題材的繪畫,以喚醒民眾,奮力作戰,嬴得『革命畫師』的聲譽。抗日期間,對面同盟會老朋友汪精衛的投敵,他決定立即與汪割蓆,並畫了一幅《燈蛾撲火》作為諷剌。

1951年這位對廣東畫壇影響深遠,並培養了無數人材的開宗立派大師,因病在澳門逝世。

波羅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