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感瀑布氣勢滾滾  黃君璧

日治時期的台灣,國畫遭到了全面的封殺,膠彩畫成了畫壇的主流。日本戰敗後,台灣藝術的發展取向,受到政權變化的影響,產生了新的改變。尤其在國民政府退居台灣後,大批的國畫家也由大陸移​​居到了台灣,國畫逐漸取代了膠彩畫,主導了台灣畫壇的發展。

『國師』畫家

黃君璧(1898–1991)1948年移居台灣,與溥心畬(1896–1962)、張大千(1901–1984)等,被稱為「渡海三家」,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國畫家。

黃君璧渡海來台後,即在台灣省立師範大學藝術系擔任教授兼主任,長達20年之久,培養了大批的美術人才。 「渡海三家」中,以他對台灣畫壇影響最大。

由於他曾兼任當時第一夫人蔣宋美齡的國畫老師,亦是第一位被封上『國師』稱號的畫家。

以山水畫聞名的黃君璧原名允瑄,字君璧,號君翁,出生於廣州市。受父親喜愛繪畫的熏陶,自幼已舞筆弄墨,塗抹成癖,見紙即畫。黃家世代經商,少年的黃君璧已接受英文、數學等西式教育。 16歲時,他考入了廣東公學,得到在校任教的嶺南名家李瑤屏誘導,開始學習石膏素描、水彩畫、透視學等西洋美術,稍後又學習國畫筆墨技巧。 17歲時,為了專注於繪畫之途,他毅然放棄了赴美留學的機會。

轉戰陝北

初露頭角

在上學的路上,有一家『藏珍閣』裱畫店。祗要有時間,他就會跑去店內欣賞書畫作品。後來,店主和他熟了,知道他正在學西洋畫。於是就勸他改畫中國畫,並介紹他認識了廣州市三大收藏家:何麗甫、何冠五父子和黃慕韓,使他得以欣賞和臨摹了石濤、石谿、龔賢、沈周等古代大師約三百件的作品,為他的山水畫奠定了傳統水墨的根基。

為了令畫藝更上一層樓,1921年他進入了楚庭美術院繼續研習西洋畫。同年,他以一幅山水畫參加廣東第一屆美展,一舉奪得了金牌獎。以往認為繪畫沒有出路的親友,紛紛表示願意幫助他繼續繪畫之途。

培正、美專、師範、中央大學等學府爭相邀聘他任教,自此,他的繪畫之途走上了一條平坦的大道。

觀景求法

黃君璧在繪畫創作的歷程中,非常注重寫生。他認為畫中國山水,除了臨摹前人的作品,更要身歷其境。抗戰爆發期間,他在蜀地遊歷了峨嵋山、青城山、青龍寨、飛仙關、劍門、嘉陵江…。路上,他對沿途的山色、霧景進行寫生、拍照。從奇雄險峻的山石中,他領略出了王蒙、李唐、夏圭、石谿等古代名家作畫筆法的來源依據,令他對『斧劈皴』技法的表現方式,有了透徹的認識和理解。

轉戰陝北

峨嵋之秀,青城之幽,劍門之險,巴蜀峻麗的風光,使他體會到大自然的美妙;山水間雲霧的奇變,令他不勝感慨。名山大川的實地寫生,使他的山水畫有了新的演譯形式,逐漸擺脫了昔日臨摹古畫的拘謹;用筆隨著閱歷的增多,顯得比以往更剛健老練,開始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早年的西洋畫研習,為他的山水畫創新提供了良好的平台。他的創作在保留傳統國畫的筆墨精粹的基礎上,借鏡了西洋美術的表達方式。例如以近景的巨石大樹,配搭主景的瀑布遠山,就是採用了西洋風景畫的窗景式構圖取景,令主景更凸現,視覺更集中。用西洋透視的固定視點,取代了中國山水古畫平遠、深遠和高遠的多點透視,讓畫面看上去更自然,佈局更合理。

觀景求法

『轉戰陝北』為石魯奠定了在美術界的地位,他成功的關鍵,就在於他畫了以前沒有人畫過的題材。另外,畫史上也從來没有人畫過沒有樹、沒有草的黃土高原。他獨創的『黃土高原皴』技法,正好填補了畫史上的一個空白。

石鲁是一個才華橫溢,又兼有極好文字功力的畫家。在作畫的同時,他又寫下了多個劇本,其中《暴風雨中的雄鷹》、《金銀灘》被拍成電影。據石魯說長春電影製片廠給了一萬元作為《暴》的片酬,結果他就花了八千元去買宣紙。

動感瀑布

瀑布是山水畫構成的一個重要元素,為了能準確表現出它的質感和動態,他遍遊了世界著名的三大瀑布:尼亞拉瓜瀑布、伊瓜索瀑布和維多利亞瀑布。陸上的寫生和觀看,瀑布下的乘船近距離體驗和接觸,都不能令他滿足,為了要進一步感受瀑布的雄偉氣勢,他租用直昇機,從空中進行低飛欣賞。

通過反覆的摸索研究以及取法了西洋畫光影明暗的表現,他終於創出了『倒人字形』、『抖動搖擺形』的瀑布新畫法,將瀑布的水泡畫成一團一團的直瀉而下,如同萬馬奔騰。突破了中國畫千百年來以勾勒手法繪畫瀑布的傳統模式。在成功地表達出了瀑布的質感的同時,又逼真地帶出了瀑布飛動的滾滾氣勢。

樂善好施

黃君璧平易近人,是一位極富善心的畫家,曾多次為台灣的災情,舉行賑災義賣畫展。 1989年他作畫百幅,在香港舉行義賣,將籌得的二百萬元港幣善款,全數捐贈東華三院醫療基金。

黃君璧的作品在台、港及海外一直廣受歡迎,作品每平方尺價1-2萬港元。近年由於受到國內藏家的追捧,價格呈上昇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