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仕女畫看審美觀變化

早期的繪畫,並沒有過細的題材分科,女性形象的創作祗有依附於人物畫中,但隨著時間推移,畫中的女性形象漸漸演化成為主要的表現對象,以女性題材為創作的畫家不斷的增多,女性生活題材的創作逐漸成為了人物畫內的一個專門分科:仕女畫。

仕女畫在中國的人物繪畫發展中,很早就佔有了重要的地位。儘管畫中的人物角色不一定全部都是美艷絕色,但世上的人都習慣將仕女畫稱之為“美女畫”。畫家們將心中的美,寄寓在作品中的角色上,塑造出各式各樣的“美”女形象。隨著朝代的改變,不同時期的畫家,對“美”的理解和演繹也各有不同。

瘦骨清象

遠在戰國、西漢墓葬中出土的帛畫上,就已經出現了體態動人的婦女形象。從魏晉南北朝開始,仕女畫進入了早期的發展階段,繪畫的女性對象主要是取材於神話傳說或文學中的仙女、賢婦等。

《洛神賦圖》是現存世上最早的仕女畫,由東晉畫家顧愷之依據曹植的《洛神賦》詩意創作。圖中的女性,體型纖修,飄逸窈窕。洛神的面型橢圓,眉目清秀,表情平靜,面對與曹植的巧遇和離別,既沒有顯出欣喜欲狂的神態,也沒有流露傷感悲憤的情緒,作品帶出了一種超凡脫俗的高逸美。

“瘦骨清象,氣度高古”成為了魏晉仕女典型的審美標準。而這種審美觀,經過隋代,一直延伸到了初唐。

唐代仕女畫

曲眉豐體

唐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強盛的王朝,政治上的包容、開放,令唐朝逐漸步向了強盛,同時婦女的地位也有所提高,生活束縛也大大減少。畫家的創作都熱衷於表達貴族婦女閒逸的生活方式,出現了《宮樂圖》、《聽琴圖》、《簪花仕女圖》等大批作品。畫中的仕女造型與初唐有了明顯的不同,女子臉型圓潤飽滿,體態豐腴健壯,氣態雍容高貴,儘顯了大唐盛世的華貴之美。仕女畫的發展進入了繁榮興盛的階段。

宋代仕女畫

在西域文化的影響下,“曲眉豐體”成為了中晚唐時期大官貴族們的審美意趣,並成為了唐代仕女畫的主要藝術特徵。

在五代政權頻繁交替的期間,畫家筆下的仕女,在唐代的基礎上,出現了新形象,最明顯的分別就是:減少了臃懶的體態,開始著力於表現女性身段的曲線美和精神美。

楚楚可人

明代仕女畫

結束了五代十國的紛爭後,趙匡胤以“杯酒釋兵權”,令宋代得以政治安穩,文化昌盛。經濟發達,為繪畫發展帶來了良好的環境因素,工筆花鳥畫率先到達了歷史高峰。相反,仕女畫受皇室貴族的重視程度,卻呈現有衰退的勢頭。面對改變,仕女畫家將畫筆由宮庭貴婦、仙女、淑婦等,擴伸到了生活在最低層的貧寒女子。

宋代畫家筆中的仕女,造型嚴謹,姿容秀美,體態勻亭,形體比例準確、自然,楚楚可​​人。畫家以不加美化的寫實的方式,表達了仕女們樸實無華的個性美。 元朝,蒙古人作統治,畫家們紛紛借畫寄意,將創作的情懷抒發在山水畫上,仕女畫出現了倒退之象。人物造型承襲了盛唐的遺風,鳳眼面圓,高鼻小嘴,體豐軀壯,骨肉均勻,直筒長裙,遮掩了腰身的曲線美。

修頸、削肩、柳腰

風流才子唐伯虎與秋香的故事,讓人對明代美人產生了無限的睱想。在唐寅、仇英、陳洪綬等文人畫家的積極參與下,明朝仕女畫得到了空前的發展,到達了成熟的階段。戲劇、小說、傳奇故事的女性角色,成了新的創作題材。這些文人畫家在唯美主義的影響下,創造了心目理想的美女形象:修頸、削肩、柳腰。作品中的女性,流露出一種清高絕俗,不食人間煙火的文雅恬靜之美,與唐代的曲眉豐頰、短頸寬胸有截然不同的審美取向,將仕女畫帶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病態美人

清代仕女畫

美人被奪,吳三桂怒髮衝冠,大開城門,使得滿人輕易入關,建立了中國最後的封建帝制。不知是否因旗人對陳圓圓的憐憫和感恩之故,清代的仕女畫,被抬高到一個至尊地位,居於山水畫、花鳥畫等之上。

但此時的仕女畫已漸漸脫離了現實生活,成為了一種概念化、程式化的表達。無論是賢婦、貴婦、仙女還是從軍習武的花木蘭、擊鼓退敵的梁紅玉,造型上保留了明代修頸、削肩、柳腰的體態特徵,再配合長臉、細目、櫻嘴和清代盛行的“人”字眉,呈現出多愁善感的小家碧玉韻趣。畫壇上,從宮庭畫家到文人畫家,都在極力追求一種弱質天生、似被風吹動的“病態美人”​​式的審美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