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逸的徐熙畫派

黃筌與徐熙,雖同是產生於五代時期的花鳥畫家,但因徐熙生活於江南的晚唐,受到地理環境,以及當時南唐社會的文化氣息、審美觀的影響,因而產生了與黃筌的“富貴”截然不同的“野逸”藝術風格。

晚唐,徐知皓篡位,廢了吳王楊溥後,復姓改名李昇,以南唐取代了吳國。李昇繼續了吳王保境息民的政策,並改革稅制,使到南唐很快就成了南方的強國,社會因而得到了長時期的安穩,為文化藝術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環境。

南唐三主文藝修養極高

寒雀圖一 崔白

南唐的前、中、後三主皆是文藝愛好者,有極高的文學修養。中主李璟喜文舞墨,本欲走上高人隱士之路,但在推辭不得的情況下,被迫坐上了皇位。

繼位後,他效法西蜀,設立了畫院,發展繪畫藝術。李璟本人的書法不錯,詩詞十分有名,“小樓吹徹玉生寒”更是流傳千古的名句。

後主李昱文藝才華橫溢,著名的《虞美人》詞“春風秋月何明,往事知多少……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盡情地流露了他對南唐滅亡的哀傷,使他成為了南唐最傑出的詞作家,而詞中的那句“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更令宋太祖對李昱倍添憎恨憤而將他毒死。

鳳蝶

李昱政事之餘,又會寄情於繪畫,他善於畫竹,宋代的《宣和畫譜》對他的繪畫有“清爽不凡,別為一格”的評價。而他在書法上獨創的『金錯刀』筆法,對當時的宮庭畫家有很大的影響。

南唐中後期,由於邊界戰事的失利,使到宮中的富貴生活不得不有所收斂,而心中那份對國家前途的懮愁,也開始在花鳥畫中有所出現,社會的審美觀也有所改變。

南唐地原廣闊,包括現今的安徽、江蘇江西以及浙江湖北的部分地區,江南一帶植物繁茂,百花爭艷,鳥唱禽鳴,優越的環境,為花鳥畫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寒雀圖二 崔白

宮外畫家 淡泊名利

在文學藝術的引領下,以徐熙為首的宮庭外花鳥畫家借大自然的一草一樹,一花一鳥作為創作題材,傳遞他們淡泊名利,熱愛自然的野逸心境。

徐熙,江西人,出生於江南仕族家庭,本有良好的機會接近宮庭,但不知因何事,卻選擇了遠離仕族,浪跡江湖,放達不覊的處士生活。

雖然徐熙是中國繪畫發展史上如此重要是人物,但可能由於他不願為宮庭畫院服務的緣故,史書上並沒有準確詳細記錄他的生卒時間。

後主對徐熙情有獨鍾

芭蕉睡鵝圖 李蟬

到李煜執政時,徐熙的在畫壇上早已是聲名遠播。儘管南唐畫院內有不少著名的畫家,如周文矩、顧閎中、曹仲玄、高太中、梅思行等,專職為宮庭從事繪畫創作。但後​​主對於宮庭外的徐熙卻是非常欣賞,並以他的繪畫作為宮中掛設之具的鋪殿花(又稱裝堂花,即裝飾廳堂的屏風畫)。

公元976年,宋軍攻陷金陵,李煜被俘,南唐滅亡。李煜連同宮中的財寶一起被押至宋都汴京,李煜卻將徐熙的繪畫偷偷收藏起來,遲遲不肯交給北宋。

在北宋,徐熈的繪畫同樣受到宋太祖的欣賞,當他看到徐熙所畫的安石榴時,不禁連聲讚嘆:畫花果之妙,我認為衹有徐熙可以做到,其他人的作品就不必觀看了。

獨創“落墨花”

蜻蜓徐熙

徐熙性情豪爽曠達,一生清淡如水。他的花鳥畫大都是以生於鄉郊野外的松竹梅蘭、鷗鷺雁騖、蜂蝶蟬蟲作題材,配上清純的墨水或淡彩的作表現形式,素有“落墨花”之稱。與宮庭畫家常繪畫牡丹芍藥、鸞鳳孔雀、奇石名草,有截然不同的審美觀。

徐熙以獨創的“落墨”技法,野逸的性情,為繪畫引進了清雅之氣,開創了超脫世俗,自心自性,自覺自悟,自然輕鬆,自由自在的藝術風格,被後世稱之為“徐熙畫派”。

徐熙的繪畫落墨頗重,骨氣過人,清新灑脫,大大超越了前人,被稱讚為“骨氣風神,為古今絕筆”。作品中散發出一種文人士大夫所特有的志節高邁,放達不覊的品性,與妙在色彩,細筆輕色的“黃筌富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宋人又稱之為“徐熙野逸”。

野逸風格廣受文人歡迎

北宋中後期,徐熙畫派的野逸風格,得到了當時文人的歡迎和重視,其勢就像千尺的瀑布蓄勢一瀉而不可收拾,從而推動了北宋畫院花鳥畫的改革,並在畫壇逐漸取代了富貴的“黃筌畫派”。

由於年代久遠的原因,徐熙傳世的真跡甚少,現傳為的徐熙的《雪竹圖》、《玉堂富貴圖》、《雛鴿藥苗圖》是否真的是徐熙所作,還有待考證,但觀眾可以從中領略到“徐熙畫派”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