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麗沉著意境深遠  錢松喦

上世紀50年代,隨著新中國的成立和美術領域提出的變革,以及反映重大歷史題材的作品出現,中國畫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

錢松喦(1899–1985)就是這個中國畫大變革時期的主要代表之一,他將傳統的『屋漏痕』線條發展,推向了另一個高峰。

出生於江蘇宜興一個寒儒家庭的錢松喦,祖父是“廩膳生”,專為秀才做保人。父親也是秀才,精通詩、書、畫和篆刻,為人忠厚,富同情心和進取心,以開設私塾謀生,辛亥革命後擔任小學校長,對錢松喦有很大的影響。

文學修養高

江南魚米豐

錢松喦8歲開始隨父親讀書,從《三字經》到“四書”“五經”,長期的苦讀,令他打下了深厚的古文功底,為他日後的繪畫創作提供了良好的文學修養。在父親的啓蒙下,錢松喦對書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自始沉浸其中,廢寢忘食。

為了學藝,他到處交朋結友,從江湖賣師的畫師、裱畫店的師傅,到油漆舖的漆匠,很快都成了他的良師益友。有空時,他會去寺廟觀賞壁畫,或到鄰居細察影壁、雕、門楣,從中領略各自的藝術精妙。

1911年辛亥革命後,錢松喦嫌洋學堂課程太淺,決定退學回家。在鄉下5年的半耕半讀中,他閱讀了大量古代山水畫理論書籍,並對家鄉山清水秀的風景作了大量的寫生。

後來他以優異的成績考進了設在無錫的江蘇省立第三師範學校,在校內他得到美術老師–著名畫家胡汀鷺的悉心教導和扶持。胡汀鷺對錢松喦十分看重,要他認真鉆研石濤、石谿、唐寅、沈周等名家的畫藝,並將唐寅山水畫捲和石谿冊頁等作品的照片贈送給他臨摹,令他打下了紮實的繪畫基礎。不久,胡汀鷺又將錢松喦畫的12幅無錫名勝習作,送給無錫書畫界的老前輩吳觀岱品評,吳觀岱高興地說:“此子將來必成名家”。

國畫生活化

錦繡江南

在抗日戰爭爆發期間,錢松喦的詩、書、畫作品被洗劫一空,萬般無奈之下,他決定閉門潛心作畫,直到抗戰勝利。在此期間,他以雄渾古拙之“顫筆”絕技,創作了大量的山水、花鳥和人物作品,令人過目難忘。

錢松喦一生致力將生活氣息融入傳統的國畫創作中,早年他畫的仕女,已從服飾方面作出了突破,用旗袍取代了傳統峨冠博帶裝束,成為了國畫界一時的美談。

解放初期,為了迎接新時代、新人新事新氣象的到來,他主動下鄉,深入體現生活,創作了大批以反映農村土地改革、合作化等新生活和無錫解放後社會經濟欣欣向榮等景象為題材的作品,得到社會上的廣泛稱讚。他亦因此被新成立的江蘇中國畫院聘為畫師。

1957年,錢松喦告別了師範學校的教學,離開居住多年的無鍚,前往設在南京的江蘇中國畫院,全身投入了國畫創作。

革命地山水畫

50年代開始,延安、井岡山、遵義、韶山等一些歷史上並不著名的地方,因為毛澤東等人的革命成功,突然成了文藝作品的表現對象。

到了50年代中期,山水畫為了說明在新時代的價值,亦引入了革命聖地的風景題材,並使它作為了山水畫創作上的一個重要內容,令無數的畫家費盡了心思和筆墨。

錫山新貌

為了演譯新的題材,錢松喦改變了原有的繪畫風格和筆墨,憑藉著深厚文學根基作支持,以水墨與重彩相結合,創作了《紅巖》、《泰山頂上一青松》等一批氣勢磅礴、意景深遠的革命聖地山水畫,被譽為是山水畫推陳出新的榜樣。

《紅巖》是以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南方局和十八集團軍駐重慶辦事處的舊址紅巖村為題材的作品,錢松喦為此苦心經營了三年的創作,包括實地寫生和對作品進行了幾十次的修改。

紅巖

作品最高明和最顯匠心的地方,就是以大面積色彩亮麗的硃砂取代了原本土黃色的坡地,既能配合畫題,又能迎合當時政治上的需要。 “紅”、“白”空間對比拉大而造成的危險式構圖,既能產生特別的視覽效果,又可隱喻地下工作的“險”況,一舉兩得。再題上自作的詩句:“風雨萬方黑,紅巖一幟紅;仰欽奮彤筆,揮灑曙光中。”切題又工整,與畫面相得益彰。

《紅巖》成為了錢松喦藝術發展過程中的一個轉捩點,也成為60年代初期現代山水畫史上的一件重要作品。

晚年的錢松喦除山水以外,還畫了不少花鳥畫,對指畫也作了不少研究。 1985年,這位承前啓後的『金陵畫派』宗師,因癌症而離開了畫壇。作為新金陵畫派的代表人物,錢松喦的畫作目前在藝術市場上炙手可熱。尤其是他紅色系列的作品,有較高的文物價值和歷史價值,最有增值潛力和保值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