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筌畫派–花開富貴

五代的黃筌、徐熙是中國畫發展史上兩位地位崇高的宗師,他們為中國花鳥畫開創了一直延續至今的“富貴”、“野逸”兩大藝術風格流派。

花鳥畫之祖

雖然中晚唐的花鳥畫家邊鸞確立了花鳥畫的分科,但後世對花鳥畫歷史源流的敘述,往往都是從黃(筌)、徐(熙)開始說起。所以黃、徐兩人被譽為了“花鳥畫之祖”。

師從刁光胤

黃筌,公元903年出生於四川蜀地,當時正值唐末,中原板蕩,風煙四起,軍閥作亂,藩鎮割據,社會正處於動盪之際,不少中原的畫家為免戰亂的禍及,紛紛前往政局相對安穩的西蜀。

黃筌自幼酷愛繪畫,從13歲拜師由中原入蜀的的晚唐著名花鳥畫家刁光胤後,就展開了他的繪畫生涯。 19歲時,他的藝術才華得到了前蜀後主王衍的賞識,被錄用為宮庭畫家。從此,他的藝術路途就一帆風順。

侍奉西蜀宮庭

雀鳥寫生 黃筌作品

當時的宮庭畫家,主要從事宮庭皇室內的壁畫、裝飾畫的創作。前蜀後主王衍最喜歡讓一眾宮庭畫家將他的想法,繪畫出不同的圖面,讓他進行定奪。雖然王衍最後因大興土木、奢華過度,而招致蜀人的離棄,被後唐所減。但黃筌在侍奉王衍的5年中,學會和掌握了宮庭的審美觀,並為他日後“富貴”風格的開拓,立下了根基。

前蜀被滅後,西蜀由後唐派去的孟知祥管轄。孟氏不斷擴充自己的勢力,最後自立為王,組成後蜀政權。但黃筌的才華得了孟氏的愛惜,孟知祥賜他三品官位,讓他繼續繪畫創作。

孟知祥去世後,其子孟昶對對黃筌更加厚愛,進陞他為翰林待詔,權院事(宮庭畫院院長),又賜紫金魚袋(相當於特區大紫荊勳章),使到年僅32歲的黃筌成為了西蜀畫壇的領軍人物。

宋。趙昌作品

偏殿六鶴

由於得到蜀主的關愛,黃筌為西蜀宮庭繪畫和監製了大量的壁畫和裝飾畫,又為宮中珍禽異鳥,奇木怪石作了細緻的寫生和精妙創作。

在以蜀主為中心的宮庭裡,繪畫的創作必須首先要體現出皇權的威嚴,同時又要帶有富貴祥瑞的寓意,所以題材的選擇、畫面的構圖造型以及繪畫的表現技巧,都是極考心思。

白鶴,自古傳說仙人騎著它遨遊太清,所以它屬於仙界之鳥,有仙壽的象徵,深受蜀主喜愛,於是他下令黃筌在偏殿的牆壁上也畫上白鶴。

為了完成任務,黃筌對中唐時期畫鶴名家薛稷的作品進行了仔細研究,從中悟出了畫鶴的奧妙。最後,他為偏殿畫上了六隻栩栩如生、神態各異的仙鶴,令蜀主驚喜萬分。自此,他畫的白鶴被稱為“更愈於生”,豪門貴族爭相購藏。受到黃筌的影響,薛稷的畫鶴名聲亦因而有所減退。蜀主孟昶亦為此嘉獎黃筌內供奉、朝大夫、檢校少討少監上柱國。

白鷹撲雉

不久,孟昶又令黃筌以四時花竹、兔雉鳥雀等題材,再為八卦殿創作了另一幅壁畫。

某日,有位使者在八卦殿內向蜀主進貢白鷹,突然白鷹誤以為壁畫上的雉真的存在,連連四次展翅撲擊。蜀主十分驚嘆,立即讓歐陽炯專門撰寫《奇異記》,詳細述錄。此事成為了一時之美談,黃筌亦因此更加名聲大噪。

清。沈銓作品

“黃筌畫派”

黃筌在蜀地渡過了他的繪畫創作生涯。在大唐宮庭的審美觀的影響下,他為西蜀創作了大量的花鳥畫,作品反映了當時宮庭生活的華麗富貴,又表達了大眾追求祥瑞的祈望,並深化了宮庭繪畫的尊嚴、高貴的雍穆作風。同時,他以極高的藝術修養,形成了崇尚骨氣用筆,崇尚色彩富麗,又具大眾性以及極富生命力的“黃筌畫派”。

忠情西蜀

宋。徐崇矩作品

公元965年,趙匡胤出兵伐蜀,後蜀朝庭終於滅亡。黃筌父子亦隨蜀主孟昶一同前往宋都開封,歸降北宋。

由於北宋初期特別需要有宮庭藝術審美的畫家來協助立國的歌功頌德,所以宋太祖極希望黃筌父子能為北宋効力。但黃筌因不能忘懐蜀主的厚愛,因而婉拒了,祇讓兒子黃居寀留下侍奉北宋。

同年,黃筌因亡國哀傷過度而逝世,一代花鳥畫宗師就此騎鶴而去。

子承父業

其子黃居寀因畫藝的超凡,受到了宋太祖的重用,專職負責搜訪名畫,評定畫品(評定畫作的藝術等級)。因此“黃筌畫派”的藝術標準亦成了宋代品評繪畫藝術好壞的標準。

黃居寀逝世後,“黃筌畫派”的富貴風格又因得了“藝術家皇帝”宋徽宗的認同,而受到大力推崇,最終黃筌的“富貴”對中國的花鳥畫藝術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