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激盪人物仙意  傅抱石

2006年7月29日,在北京有深圳商人以4620萬天價,成功投得國畫大師傅抱石(1904-1965)的鉅作《雨花台頌》,此價格創出了中國近現代書畫市場上最昂貴的成交。

石魯原名馮亞珩。馮家是四川壽縣的一個商賈之家,擁有馮家莊園。同時又是一個藏書超過十萬餘冊的書香之家,家學與家教都很封建。

據估計傅抱石存世的作品約3000件,其中一半流散於民間;由於作品的流量不多,故傅抱石畫作的價格一直高居不下。在90年代初,我的外祖父曾笑言說:如果早知他(傅抱石)的畫那麼值錢,當年在重慶和他一起的時候,就應該向他多要幾張。

自創『抱石皴』

殿庭對話

在中國近代畫壇中,有南北二石。北指齊白石,南說傅抱石,兩人均以『無法而法』自創一格。

傅抱石的山水畫對畫壇影讆最大,畫風曾多次變法。早年作品以臨摹石濤、梅清等名家為主,為了研究安徽畫家梅清的山水畫皴法,他到專程梅清隱居的宣城,實地觀察山水,並與梅清的畫作比較,從中領會創作的心法。日本留學期間,他受到日本畫法的啟示,開始對傳統技法作出突破的嘗試。抗戰時期在四川的幾年中,又受到蜀地文化及奇雄蒼秀的風景感染,個人風格逐步走向成熟。

要成為山水畫的一代宗師,就要擁有獨特的山石皴法。傅抱石經過了傳統古法的浸淫,日本新畫風的啟迪,加上蜀地山川靈氣的昇華,終於冶煉出一種用筆橫直兼備、圓折皆有、輕重共存、粗幼相襯、虛實和諧、變化萬千的『抱石皴』。

傅抱石是一個容易產生激情的畫家,作畫時要一氣呵成,喜歡把激情留在紙上。他畫的山水氣勢銳利,令人激盪。尤其是畫風雨題材的作品,揮起筆橫刷豎掃,就最易平息和滿足他激烈的情緒,所以這類的題材到晚年也很常見。

人物看眉眼

苦爪煉丹詩意

祗有當情緒平息後,他才會畫一些細節或小人物,所以他的人物往往是尋找平靜心境時畫出來的。他說:畫人物一是為研究繪畫史,二是為山水畫服務。當初,他畫人物,為的就是要了解中國畫『線』的變化,他認為線條種類最多的,就是人物畫中的衣紋,為此他花了大量的時間進行研習。從他畫的人物,就最能看出其傳統功力的深厚。

他的人物畫取勝之處,就是有創造性的駕馭繪畫中的『對比』元素。他畫中人物眉眼的神情,往往最能勾魂攝魄。為了讓注意力集中在頭部,尤其在眉眼上,他引入山水畫的『抱石皴』技巧,對衣紋手足等部位,祗取其勢進行簡單的勾畫,在勾畫中,強調了速度、壓力和面積三要素的變化,不同於傳統沿襲的線條畫法。在這種看似潦草、含糊的線條對比襯托下,眉眼與頭部的神采完全突顯出來。

傅抱石雖然不是專門畫人物的畫家,但他的人物畫與山水畫一樣,受到藏家垂青。 80年作品《湘夫人》在香港以18萬元成交,96年《湘夫人》再次競拍,結果以1078萬港元成交,創下當時中國現代繪畫拍賣的最高成交價。

篆刻顯天份

風雨歸牧圖

傅抱石自稱『印痴』,最早讓人認識其藝術天份的,就是他的篆刻。由於父親早逝,他幼年時已和母親一起靠修補傘養家。傅抱石經常看見鄰舖刻字店的鄭老闆在幫人刻圖章,覺得非常有趣。鄭老闆見他聰明可愛,便教了他很多刻圖章的知識,自此,他對篆刻便著了迷。 17歲就讀師範時,母親得了肺病,急需大筆金錢治病,而家中收入又中斷,傅抱石為此懮心不已。學校看門的校工知道後,提議他偽造些古印章,並答應代為出售。無奈之下,他仿冒了一批趙之謙的印章,交由校工轉售給相熟的富商、紳士等,賺取了一筆可觀的收入,讓母親治病。後來因出售的數量太多,被部份藏家識破,告到學校,最後,幸得校長出面平息風波。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傅抱石反而出了名,於是,校長建議他用『抱石齋主人』名號,公開收件替人刻章;結果真有不少人慕名前來,要求刻印,令他的經濟得以改善。

 傅抱石性格率直、豪爽,與他畫中的古代人物一樣,無酒不歡。當年我外祖父說:與傅抱石一起在重慶時,每晚都飲酒論畫。據說傅抱石作畫必是以酒助興,甚至是無酒不畫,他的得意作品常常印有『往往醉後』的圖章。

1959年在北京與關山月合作,為人民大堂創作巨幅山水畫『江山如此多嬌』時,由於買不到酒,他作畫十分困難,連筆都提不起;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寫信給周恩來總理,周恩來知道後,派專人給他買好酒,他才把這幅鉅作完成。但因開始時情結未能激發,這幅畫並不是他的代表作。

1965年傅抱石因腦溢血而不治,時年61歲,他去世的年齢,相對於黃賓虹、齊白石等長壽的畫家來說,祗是他們的中年,黃賓虹、齊白石在這個年齡,還沒有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