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山派創始人  居巢居廉

淡薄仕途

居巢、居廉祖籍江蘇寶應,其先祖南移廣東任官,後來便定居廣東番禺隔山鄉(現屬廣州市海珠區)。

居巢(1811–1865),自幼由父親指教學習詩、書、畫。

居廉(1828–1904)是居巢的堂弟,由於父親早逝,所以就由居巢撫養和教授繪畫。

花果圖居巢作

1848年兄弟二人前往廣西,居巢為廣西按察使張敬修擔任幕僚,同時結識了富商李秉綬,以及來自江蘇的花鳥畫家孟覲乙和宋光寶。在此期間,李秉綬的藏品讓居巢對古畫的藝術風格,有了深刻的認識。加上得到了孟、宋兩位前輩指點,令居巢的繪畫有了大的進步。

1855年春,在張敬修的保舉下,居巢踏上了仕途,出任同知(知府的主任秘書,五品官位)。但同年11月,張敬修卻不知因為何事,突然被革除了按察使的官職。居巢知道後,亦立即決定不再留戀官場。

設計『可園』

1856年春,居巢辭了官職,與居廉、張敬修一齊離開了廣西。返回廣東後,張敬修在東莞修建了一座名為『可園』的庭園別墅,作為隱居之所。居氏兄弟參與了庭園的設計,至今『可園』仍然保存著居氏兄弟的設計圖則。

現在,『可園』與番禺之餘蔭山房,順德之清暉園,佛山之十二石齋被稱為廣東的四大名園。

『可園』主人張敬修進士出身,能書善畫,又精於篆刻,與居氏兄弟興趣相投。

『可園』內景色雅緻,竹楊相映,花香草綠,蟲鳴鳥啼。所以居巢、居廉在衣食無懮的情況下,創作了大批的作品。

張敬修的姪兒張鼎銘與居廉年紀相若,對書畫同樣有濃厚的興趣,經常向居氏兄弟請教繪畫。他還命人到處​​蒐集珍貴的花草蟲鳥,供居氏兄弟寫生。又藉出家中的書畫藏品給他們臨摹。他並請居廉每日都在冊頁簿上畫一幅作品。到居氏兄弟搬離『可園』時,張鼎銘共有數十本這樣的冊頁簿。

在『可園』的日子,可以算是他們繪畫創作的黃金期間,尤其是居巢。

設館授徒

蜂巢居廉作

1864年,在張敬修去逝後,居氏兄弟決定搬離『可園』。臨行前,張鼎銘將幾個年青的婢女送給居廉做妾侍。最後,兄弟二人回到家鄉番禺隔山,修建了自己的居所,在庭園內疊石聚山,遍植奇花異草,並取名『十香園』。 『十香』指的是瑞香、李馨、鷹爪、茉莉、夜合、珠蘭、白蘭、含笑、夜來香、魚子蘭等十種花卉。

據說居氏兄弟大灑金錢,栽花植草,擺石設景,飼雞養蟲。一是為了方便繪畫寫生,二是讓那幾個從『可園』帶回來的小妾,能過上舒適的園景生活。可惜,居巢在『十香園』生活的日子十分短暫,1865年就離開了人世。

居巢一生並無收徒教畫,而居廉則在『十香園』設立『紫梨花館』收生傳藝。自然界中梨花以白色最多,紫梨花是十分稀有的品種,所以居廉將授徒地方命為『紫梨花館』,就是緣出於此。

弟子出眾

水仙居巢作

居廉學生眾多,除廣東外,還有不少是來自福建、廣西。據說在清末民初,廣東學校的圖畫老師中,有80%都是居氏弟子。弟子當中,成就最大的就是『嶺南畫派』的創始人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

注重寫生

居氏兄弟淡泊仕途,寄情於花鳥蟲魚,終生專注繪畫。他們的創作大都在花間草叢中的親身所得。兄弟二人經常晝夜不息地到戶外觀察花草的生態和魚蟲的躍動情形,或將草蟲放置於玻璃器皿內,對著寫生素描。

創立『隔山派』

窠石叢苔幽草居巢作

二居的作品工整清雅,花鳥草蟲,氣韻生動,趣味無窮。在前人的基礎上,揉合了獨創的撞色撞粉技法。進一步發展和擴闊了傳統沒骨花鳥畫的表現技巧和題材,終於成為了承前啟後的一代花鳥畫大師。畫壇將居巢、居廉這種繪畫獨特的表現形式,稱之為『隔山派』。它對近代廣東畫壇的發展,影響非常深遠。

『十香園』與『紫梨花館』現座落在廣州市海珠區懐德大街,原本已非常破舊,境況淒然。政府為保留這個文化古址,提出要修復保育。經過多年的協調努力,解決瞭如何重建、誰出資金、保育歸誰等問題。今年秋天,這個文化古址,終於正式對外開放。看來文物保育的難題,中港也一樣。

撞色撞粉技法是如何得出的?

說法有二個。說法一,某日居廉看到雨水從房頂滴在蚊帳上,.形成了不同的水漬,他突然想:如果水滴在墨上,會產生怎樣的效果?受此啟發後,他終於創出了撞色撞粉技法。說法二是受到宋光寶的烘粉法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