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的『農民美學』與張大千的仿冒石濤

齊白石(1863-1957)與毛澤東同是出生在湖南省湘潭縣,但兩位老鄉要等到1950年夏天才初次見面,當時毛澤東邀請齊白石到中南海賞花,並準備了家鄉菜與他共進晚飯;晚飯中毛澤東向他表示:聴說國內外不少收藏家都在收藏你的字畫,我也是白石藝術的愛酷者,是否也可以收藏你的作品呢?

白石老人聽了十分高興,回家後,特意挑選了兩幅精品:一幅《蒼鷹圖》和一幅寫有“海為龍世界,雲是鶴家鄉”的篆書對聯,題款後送給毛澤東。自此,毛澤東先後收藏了數十件齊白石的作品,現大部分都作為文物珍品捐贈給國家。

齊白石 農民美學

齊白石的藝術能受眾多收藏家的青脒,是因為他以『農民美學』,加上樸實沉厚的技法,而形成的嶄新風格。他的作品源於生活,平易近人,洋溢著自然、歡諧和倔強的生命力;與當時『文人美學』表現出的超脫避世、頹廢、嬌柔,有截然不同的精神面貌。故能畫壇中異軍突出,在畫史上開啟一個新里程。

他的作品中流露出樸實的農民氣質、孩子一樣的率直和天真。畫中的青蛙、禽烏、遊魚、耕牛、動物、小鷄、草蟲、花果、蔬菜等,都是他對早年的農村生活體驗回憶。

畫蝦曠世 晶瑩剔透

齊白石畫的蝦名揚四海,可以說是曠古絕今。他獨創的畫蝦方法,運用了中國畫墨彩深淺、濃淡的特點,成功地表現了蝦體的晶瑩剔透、厚薄軟硬和靈動活潑,可以說是形(態)、神(韻)、質(感)兼備,前無古人。他從青年時開始畫蝦,一直畫到60多歲乃然覺得不夠『活』,為此專門養了幾隻長臂蝦,還不時用筆桿觸動牠們,觀察牠們跳動的姿態;大約70歲後,畫蝦才進入化境,難怪他說:『我畫蝦幾十年才得其神』。

齊白石的名句:『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則媚俗,不似則欺世』,正是他對自己藝術的總結;齊白石在傳統基礎上的變化,藝術成就之高,作品風格對後世影響之大,至今無人能及。難怪作品價格能輿時共進。市場上每平方尺價約為8-10萬元,成交價看質素和題材而定。

張大千 仿冒高手

張大千(1899-1984)的潑墨山水畫,價值連城,人所皆知。但初出道時,最能賣錢的畫,不是甚麽特別創新的作品,而是他仿冒名家的贋品,他曾自嘲地說自己是個用紙用筆的騙子。

明末清初的山水畫名家石濤,是張大千最喜歡臨摹的畫家之一。當時的畫家、收藏家都以擁有石濤的作品為榮;他的作品風格影響了黃賓虹、張大千、李可染等一大批近代著名的中國山水畫家。

有『北齊(白石)南黃』之稱的黃賓虹,既是著名的山水畫家,也是有名望的字畫鑑賞家,他的鑑賞更是一言九鼎。據說某日,黃賓虹帶著剛從字畫店購得的石濤真跡,來到張大千的老師李梅庵家中,要與李梅庵一同欣賞;當畫一打開,在旁的張大千即笑說:這不是石濤的真跡,只是我的仿製品。兩位前輩望著這位二十出頭的年青人,嚴肅地說:不要開玩笑啦!你的功力和石濤比,還相差得很遠。張大千見他們不相信,便說:在畫的背面右下角,應該有我的寫的『爰』字簽名(張大千別名爰),黃賓虹急忙將畫翻轉查看,果真如此!

一年多前,在澳門藝術館舉辦的石濤作品展覽中,我也發現當中有類似張大千風格的石濤作品;無論如何,就算作品是張大千的仿冒,其價值也絕不會比石濤的低,甚至有可能高於原作者。

張大千不僅能仿石濤,連八大山人、 清初“四王”(王時敏、王鑒、王翬、王原祁)等許多不同派別畫家的作品都能仿冒,摹仿得惟妙惟肖、極為神似,且可亂真。他的仿冒,令不少收藏家、鑑賞家上當受騙、顏面無存。對於被騙的人,他曾說:活該,誰叫他們不懂裝懂。

如今仿冒的張大千作品,也同樣充斥著字畫市場,各位藏家請多留神,歷史可能會重演。

潑出風格

仿冒前人風格的作品,雖然能賣錢,也不可能為他奪得在畫史上的超然地位,但卻使他受益不淺;師古而不泥古,作品最終還是要有自己的面目。五十年代中期開始,他將西方的抽象主義理念與傳統中國畫融會貫通,逐步形成潑墨潑彩的個人風格;最終,張大千成為中國畫的一代宗師。

張大千的成名,為他早年的仿造名家作品套上了光環,不論是臨摹、仿冒,同樣具有收藏價值。

中國字畫裝裱形式

壓鏡或鏡片–將字畫用紙、絹裝裱成薄片,再用玻璃鏡框鑲嵌而成。

掛軸–將字畫用紙、絹裝裱成長條簿片,上方包上半圓細木條,並釘上繩作牽掛;下方包上圓木作軸,收藏時,將字畫沿軸卷好、捆綁緊。

冊頁–將字畫裝訂成冊,方便翻閱。也有預製好的空白冊頁,供畫家作畫。

手捲–將字畫用紙、絹裝裱成橫看的長卷,始端​​包上半圓細木條,並釘上綁繩;末端包上圓木作軸,收藏時,將字畫沿軸卷好、捆綁緊。

橫披–將字畫用紙、絹裝褤成橫看的薄片,左右兩端各包上半圓或圓的細木條,並釘上繩作左右牽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