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韻流光牧牛童趣  李可染

 2006年已故國畫大師李可染(1907-1989)的作品《漓江天下景》以1350萬元拍賣成交,創了李可染作品的最高價。無獨有偶,這位國畫大師正是黃賓虹的學生,繪畫同樣以『黑』見稱的。

水墨勝處色無功

李可染 井岡山

2006年已故國畫大師李可染(1907-1989)的作品《漓江天下景》以1350萬元拍賣成交,創了李可染作品的最高價。無獨有偶,這位國畫大師正是黃賓虹的學生,繪畫同樣以『黑』見稱的。

黑、滿、重、亮是李可染成熟時期作品的藝術風格,獨創的山水畫逆光效果,將水墨的黒白表現和西洋畫「光」、「影」相互結合;通過留白的線狀瀑布、小屋等,巧妙地將光引入,使黑沉沉的畫面,呈現出透明和流光徘徊的感覺,為水墨世界開創新的格局。

李可染的山水畫採用範寬式的飽滿構圖,“黑色世界”佔據了大部分的空間,重墨和沈厚的用筆令逆光的山勢躍然而出,讓人眼前一黑,頓入迷途。亮白纖細的瀑布和白色牆身的小屋,如同深山迷路遇到的嚮導,眼睛隨著水的流動、房屋的分佈,帶你越高峰,穿茂林,過山腰,涉灘石,山川美景,盡灠無遺。他的作品積墨、破墨並用,潑墨成畫,在積墨與潑墨交相運用下,墨韻之美達到的頂點,他的山水可以說是畫史上最黑最重的山水,從作品中你可以理解到「水墨勝處色無功」這句話的真正感受。

李可染繪畫的座右銘是「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用最大的勇氣打出來」,早年他拜師黃賓虹門下,得到積墨、破墨的秘訣。又取法於八大山人、石濤等歷代名家,努力地向傳統繪畫「打進去」,從三十歲前的作品風格就可窺探而知。 1947年他又拜師齊白石,直到1957年白石老人離世。十年間,盡得白石老人的藝術精髓,他學的是白石老人的筆墨功夫及創作態度,從中他領悟出畫線不能快,要能完全掌握控製到每一點,積點成線。而齊白石常見的蝦蟹題材,在李可染的作品中確實很少出現。

文革受非人道摧殘

文化大革命期間,李可染受到極大衝擊,在監獄般的“牛棚”裏,受到了非人道的迫害,書生氣十足的他,從未受過如此大的摧殘;不停的責駡、批鬥,讓李可染每日都在驚恐與落魂中渡過。加上患高血壓多年,令他有時緊張到手臂、嘴皮一起打顫,後期還被指定永遠下放到湖北的農村落戶生根。作畫被迫中斷,藝術創作之旅遇上了真正的『黑暗』期,但追求藝術之心並沒有因此而磨滅,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研習書法,通過勤練橫平豎直的書法線條,讓筆勁更加沉厚穩重。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文革結束後,李可染重歸藝術創作的路途,七十古稀的他決定從零開始,要在繪畫上革新創造,再上高峰。經過十年的不懈努力和奮鬥,終於形成自我獨特的風格,為中國山水畫發展打出了一條新路。

借牛喻人 默默耕耘

李可染 暮韻圖

李可染除山水了得之外,他還是畫牛高手,30年代畫的是北方的黃牛,40年後鍾情於畫南方的水牛。畫室取名師牛堂,就是因為最喜歡牛的強勁、刻苦勤勞和埋頭苦幹的精神。 80年代初他贈送了一幅牧牛圖給我外祖父,外祖父十分喜歡那幅畫,還拿出來讓學生欣賞,有學生問李可染先生的作品有何妙處?外祖父回答:李可染先生的作品,就是黑色用得非常妙,黑而不死,密而不實。

李可染的牧牛圖,除成功地表達出水牛的質感外,還將童趣和靈性融於一畫之中;最重要的含意就是要藉牛喻人。他的一生就像牛的性情一樣,在迫求藝術完美的路上,默默耕耘,從不追求生活的享受,無論環境如何惡劣,都一往無前。他的勤奮與堅忍,有目共睹,一代宗師的稱譽當之無愧。

李可染是齊白石晚年最得意的學生,1947年當李可染帶著20幅作品登門拜見時,齊白石就非常贊賞他的才華,將他喻作是當今的徐青藤(即徐渭,明朝著名寫意水墨畫家,其繪畫風格影響後世深遠),並他預言李可染日後的成就將會很高,齊白石曾一度擔心李可染不會拜他為師。在師徒結緣後,齊白石曾畫了一幅《五蟹圖》送給他,並在畫題句:“昔司馬相如文章橫行天下,今可染弟書畫可以橫行也”。

李可染 黃山煙霞

禦墨作畫 贋品亂眞

李可染的夫人曾透露,李可染一生總共創作了不到2000幅畫作。部分由博物館、美術館等相關機構收藏,市面上流通的真跡大約在800幅以內,所以眞品難求,極為稀貴。相信成交價亦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攀高。但大樹底下好乘涼,乘藉著李可染作品被市場的追捧,假畫也有愈發泛濫的趨勢。有人作過統計,目前拍賣以李可染署名的畫作的總數已接1800幅,買到的是真跡還是贋品,就只有閣下才知道了。

李可染的作品以墨色黑中透亮而著稱,這是因為他習慣選用清朝留下的乾隆禦制墨作畫,乾隆禦制墨的特點就是黑裏發紫,紫中帶亮。所以是否使用乾隆禦制墨,可以作為李可染畫作真偽鑒定的一個依據。由於這種的價錢昂貴,以為作偽者往往為了顧及成本,不願使用這種墨。但現在隨著李可染畫作價格不斷攀升,作偽者也開始使用這種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