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想妙得  鄭家鎭

鄭家鎮(1918–2000),一位集漫畫家、畫評家、資深報人於一身的香港書畫家。 1918年出於一個祖籍海南省的書香家庭,由於父親對中國傳統書畫頗有研究,鄭家鎮從小就飽受了文學與傳統書畫藝術的熏陶。

鄭家的藏書非常豐富,歷代名家的字帖、畫冊多不勝數,引起了鄭家鎮對傳統書畫的極大興趣,其中的三希堂法帖就成為了他書法的啟蒙。

篆隸合一 公仔佬字

立馬青驚空四海

三希堂法帖是由乾隆皇帝下詔印製,全套共有三十二冊,匯集了由魏晉到明朝歷代書法名家的墨蹟,行、草、楷、隸、魏,各式書體,包羅萬有。而每次翻閱,都會令到鄭家鎮感到有一種特別興奮。所以,從9歲開始,他就對著三希堂法帖進行反複臨摹。毛筆每天行走於歐(歐陽詢)體、顏(顏眞)體、行書、草書間,東塗西抹,樂趣無窮。

後來,他又喜歡將篆書、隸書合二一,創出一些特別的怪字,並經常與黃苗子、張光宇兩人一同探討切磋,因此,被稱為“怪字三俠”。

1964年,鄭家鎮舉辦了第一次個人書畫作品展覽。突然間,他察覺到自己的書法,彷彿是嫵媚有餘而沉重不足。於是,他決定再用了10年時間,重新臨習篆、隸,鉆研南北朝碑刻,以碑刻的剛力取代了媚柔。

鄭家鎮喜以魏碑的筆法書寫行草,筆力勁健,而間中又帶出篆書的形意,筆流墨暢,一氣呵成。而我最喜欣賞的就是他的篆隸書法,用筆沉勁,字體結構集形之具象與意之抽象,變化多姿。鄭家鎮自稱這種字體為“公仔佬字”,我外公趙少昂對這種書法也極為稱讚,大作家金庸在明報的辦公室也掛有鄭家鎮的“公仔佬字”。

當年,不少的電影公司,為了務求旗下的演員達到一定的文化藝術修養,都會讓他們跟隨鄭家鎮學習書法,當中不乏為大眾所熟悉的藝人,如白茵、梁珊、凌波等。所以鄭家鎮每次舉辦展覽,都會有很多明星前來參觀捧場。

人物舞動 愛上漫畫

鄭家原是大戶人家,鄭家鎮父親留學於英國劍橋大學,回國後從事出入口貿易生意,鄭父經常以畫漫畫自娛,並結集成作品冊。

某日,鄭家鎮在快速地撥動父親的作品冊時,突然發覺畫冊裏的人物如同動畫片一樣舞動起來,令他產生了好奇,從此就上了“畫公仔”的漫畫。

為了學習繪畫,他臨摹了大量的古畫,以自學掌握了各種不同的表現手法。加上受到『嶺南畫派』創始人高劍父繪畫創作理念的影響,他的水墨漫畫漸漸地成熟起來。

1936年,他終於得到廣州《越華》、《國華》兩報的賞識,讓他負責繪畫長篇漫畫專欄,而且稿費相當不俗。

以筆作槍 漫畫抗日

鍾馗捉鬼

不久,在家人的安排下,他前往家鄉海南島擔任稅鹽官。 1937年,爆發了“七七事變”。某日,他發展海岸出現了一艘汽船,船上的人在岸邊作一些測量。憑直覺,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日本人可能在為佔領海南島作準備。

於是,他立卽辭官返回廣州。此時,抗日運動正席捲全國。鄭家鎮立即與畫友一同,以筆作槍。每天睌上,他們在廣州繁華的長堤馬路上繪畫抗戰畫直至翌日天亮。

他又與畫友在廣州青年會、佛山、西樵、陳村等地,舉辦巡迴漫畫展,激勵民眾抗日。廣州淪陷後,他前來香港,與任眞漢、葉淺予、陳畸、李凡夫等人在上環中央戲院舉行『現代漫畫展』,宣傳抗戰。抗日結束後,鄭家鎮又以“司徒因”、“楚子”的筆名,在著名漫畫家廖冰兄主編的畫報上發表漫畫,揭露社會的黑暗。

水仙

從1945年開始,他在華僑日報擔任編輯,長達40多年,並以不同的筆名在報上發表畫評與漫畫,其中,諷刺社會的時弊的連載漫畫『大班週』,更被改編拍成電影。

1956年他與友人合辦了《漫畫世界》半月刊,並舉辦漫畫比賽與漫畫展覽,為啓迪後輩、培養和發掘漫畫人才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寫生發現 龍紋石刻

鄭家鎮的書畫以自學成材,他的山水畫創作以大自然為師,從海南當稅鹽官作海南環島寫生開始,他走遍了祖國的名山大川以及世界各地,並將各地的風景名勝、風土民情盡收筆底。北描敦煌,南繪星泰,東寫扶桑,西畫歐洲。據他學生劉家勝回憶,鄭老師的黃山寫生稿就差不多有一尺厚。香港東龍島的龍紋石刻,就是由鄭家鎮在島上寫生時,被發現出來的,如今已列為法定文物。

2000年香港藝術館為鄭家鎮主辮了『鄭家鎮的藝術–遷想妙得書畫展』,開幕式後,老人家還為我手上的《遷想妙得》畫冊簽名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