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鬼才  鄧芬

畫壇上張大千、李可染、林風眠、吳作人等大名家,都非常酷愛戲曲。李可染更說過,他的第一選擇是戲曲,然後才是繪畫。盡管如此,戲曲成就的光環並沒有出現在他們的藝術生涯中,他們最後都是以『詩(詩詞、文學)、書(書法)、畫三絕』而載入畫史。唯有嶺南名家鄧芬(1896–1964)以『詩、書、畫、曲四絕』留名於畫壇。

鄧芬出生於廣州,祖籍南海,幼時家境富裕,祖父為高官,父親從事鹽業生意,而且擅於詩詞、古文,經常與城中的書畫名家交往,又是篆刻家易孺(1872–1941)的老師。自幼受文學氣息薰陶的鄧芬,在父親畫友董一夔和張世恩等的啓蒙下,開始學習繪畫。

少年畫神 南海丹青

少年時期的鄧芬,雖已是畫藝出眾,但在社會上仍欠缺知名度。某日,廣州檢察廳長曹受坤為父親擺壽宴,雖然出席的官商賓客已經一早到齊,但主人家還是無意開席,似乎在等甚麼重要的人物到達。不久,一位17歲的翩翩少年,施施然地步入大堂。主人家立即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急忙走上前,執著少年的手,帶他到主家席就坐。正當眾賓客驚訝不已的時候,主人家指著台上的一幅【晉壽圖】,請大家欣賞。又將少年請上台,向大家介紹:『這位就是【晉壽圖】的作者鄧芬公子』,席上的賓客發出了陣陣讚嘆聲。自此,鄧芬的名字就在廣州傳開了。

後來,鄧芬的繪畫才藝,得到了嶺南畫派創始人之一高奇峰的賞識,並積極推薦他參加廣東省美術展覽,讓他在畫壇露出頭角。 1929年鄧芬應邀代表廣東,前往上海參加第一次全國美術展覽會,並作即席揮毫。在場的行家對鄧芬出神入化的畫藝,十分佩服,名家黃賓虹也不禁稱讚『南海丹青有鄧芬』(南海以前泛指廣東),令鄧芬名噪國內畫壇。

三筆雀畫 韻味盡露

鄧芬的作品,以人物畫最受矚目。筆下的人物有:美人、釋佛、高仕以及鬼神等。他的羅漢佛像,參照了印裔人的高鼻、深目、濃鬚等特徵,略帶『梵像』,但不失莊尊氣度。而鍾馗、鬼神,相貎奇異,形態生動,神情活躍,迫人眼簾。所畫的美人,風姿綽約,線條流暢。雖有取法於唐伯虎,但自創面目,造型與背景都均有所突破。與當時崇尚的清代病態美人相比,裝扮和麵相更具活力和時代氣質,清麗秀巧,形象真切。 50歲後,多寫仕女,以風流文采之筆,寫盡嬌媚溫柔之態,惟妙惟俏。

他的花鳥畫,吸取了歷代眾家的精華,其中包括揚州派、宋代的畫院風格、明朝的陳淳、晚清的居巢和居廉等,而作品風格獨出自我。尤以鄧芬三筆雀”最為著稱。所謂“三筆雀”是指畫雀的用筆極為簡練,雀鳥的神情體態與水墨的韻味,盡情流露於幾筆之間,並非指三筆完成。

澳門有賭王,出身寒微。發達後,請鄧芬作畫。鄧芬以粗筆畫了幅【三巨竹】,賭王得後非常高興,視若珍寳。後來有朋友問鄧芬,此畫有何意思。他笑說:一是咕哩竹,一是扒攤竹,一是煙槍竹。朋友聽後不禁開懐大笑。

夢覺紅樓 精神粵曲

鄧芬除詩、書、畫三絕外,還精通曲韻,粵曲的造詣十分出色。既能撰寫曲詞,又能演唱,而且歌喉清亮,宛轉動聽。 1926年他撰寫了粵曲《夢覺紅樓》,並由上海新月留聲機唱片公司為他灌錄出版,以第六期新唱片推岀。

1935年粵劇新秀徐柳仙,在澳門登台,認識了鄧芬。在聽過她的歌聲後,鄧芬認為徐柳仙是難得的奇才,欣然以《夢覺紅樓》相贈,並親自教授用腔的技巧。後來歌林唱片公司為徐氏灌錄此曲,銷量高達50萬張。徐柳仙一曲成名,從此以『柳仙腔』享譽粵劇界50多年。後來,有人形容『柳仙腔』的格調,有如寫意的山水畫,又有如流水行雲。

由於愛好粵曲,鄧芬喜歡與戲人交往,任劍輝就是他的契女,而梅蘭芳亦是他的好友。粵劇名伶薛覺先原名薛海平,18歲岀道時,已認識鄧芬。鄧芬除教他用腔的方式,還認為其名『海平』不夠突出,於是替他改藝名『覺先』,寓意先知先覺。今日,『薛覺先』一名在粵劇界無人不知。

1964年9日10台風『莎莉』襲港,順道從東華東院帶走了這位全能的鬼才畫家。我外祖父趙少昂為悼念這位好友,親手書寫了一對輓聯,掛在鄧芬的靈堂:『重在交情,惜此日唐寅羽化;惟能本色,具當年阮籍胸懐』。

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他的作品受到藏家的關注。作品中以人物畫的價格最高,也最受藏家的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