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王  張韶石

自幼庭訓

張韶石(1913–1991),人稱“牡丹王”。由於父親早逝,他自小就跟伯父一齊生活。伯父張純初以繪畫為生,是畫壇大師、“隔山派”始祖居廉的得意弟子,在廣東畫壇上有一定的名氣。所以張韶石自幼就受到藝術的熏陶,在耳濡目染下,很快也喜愛上了書畫。伯父見他頗有心思,於是就教他繪畫,自此,書畫就成了他童年的主要活動。

在伯父悉心的指導下,張韶石很快就掌握了“隔山派”獨創的“積水撞色、上粉(白色)”技巧,成為了“隔山派”的再傳弟子。為此,他特意請人刻了一枚印章–“隔山一脈源流遠,吾家兩代久相傳”。

幸遇良師

金花玉葉

不久,張韶石又非常幸運地遇上了鄧芬。鄧芬在畫壇上有“鬼才”之稱,詩、書、畫、曲無所不能,是一位難得的藝術家。張韶石對他的畫藝非常敬佩,還經常臨摹他的作品。有一天,鄧芬在畫廊裡,無意中發現有張韶石臨摹他的『遠山圖』作品出售,而且極為神似。他認為:張韶石有過人的繪畫天賦,孺子可教也。於是就主動提出要收他為徒。這在鄧芬的一生中,是絕無僅有的事情。

得到鄧芬的指點,張韶石在繪畫技巧與創作題材上有了大的拓展。從他的作品中,尤其是人物畫,完全可以看到鄧芬藝術風格對他的影響。

暗語炒金

富貴十全

張韶石出道甚早,16歲就已經開始收生教畫。加上伯父與“嶺南畫派”創始人–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都是“隔山派”同門師兄弟。所以張韶石與我外祖父趙少昂友好,經常相約打牌論藝、雅集揮毫。有時候還會一起做些生意。在廣州期間,他們兩人曾合夥,分別在街頭與頭尾,利用交易行訊息傳遞的時間差異,通過互打手勢,進行炒金買賣賺錢。

廣州灣義賣

在中日戰爭爆發期間,為免戰事的禍及,張韶石開始遊走於廣東、香港、澳門、以及越南各省,沿途舉辦了多次展覽,以賺取路費和生活費。

在危難之際,他仍然不忘參與慈善活動,1940年,在廣州灣(現廣東湛江,抗戰期間,曾有很多書畫家前往此地暫居)避亂時,他又為當地的兒童院保育院,舉辦了一次籌款展覽。

抗戰勝利後,張韶石帶著一個籐匧、幾支毛筆,從廣州移居香港。初到港時,他的生活相當難苦,無屋可居,唯有住在道庵中。待到生活有所改善,他就以夫人的藝名“木籣花”,開設“木籣花館”,收生教學。

百花手捲

張韶石因受到伯父的影響而專注於花卉畫的創作上,他的花卉用色,艷麗而不穩重,雅淡中又帶有清逸。他對花卉的熟知和記憶無人能及。繪製的百花手捲圖,筆妙色絕。當中的百花,不論是花型結構,還是顏色搭配,都無一錯漏。曾有一行家笑言問他:是否肯定沒有一錯處?張韶石答他:願以二十萬元與兄打賭!

張韶石一生繪畫了2幅紙本的百花手捲圖。其中一幅被當時的市政局所收藏。另一幅據則由其弟子收藏。

牡丹揚名

壽星

張韶石最為人熟悉的繪畫,就是他的牡丹圖。牡丹又稱為『花中之王』,深受大眾喜愛。在大陸過往進行的國花選舉中,牡丹的得分也是最高。

為了表達牡丹獨有的特質和寓意,他在創作上採用了多種的不同手法。在深藍箋紙上以眞金磨粉繪畫的牡丹,凸現了雍容的王者氣派,而配上石綠色的花葉,又帶出了一種內斂、謙讓的情懷。而金箋紙上的宮粉牡丹圖,就讓人領畧出當中隱喻的富貴吉祥和金玉滿堂​​。在他眾多牡丹作品中,而最難求得的,應是用染色上粉技巧繪畫的牡丹圖,它完全將『花王』的傾國絕色和高貴氣質,顯露無遺。

經營有道

墨牡丹

張韶石的牡丹圖,廣受酒店、食肆的追捧。以往,紅寶石西餐廳,每開一間分店,都會掛上他的一張牡丹圖,用以祈求生意興隆。新加坡的文華酒店為了令大堂和餐廳,增添上貴麗的氣派,亦特意邀請他創作多張巨幅牡丹圖。

久而久之,他的牡丹圖就成了公司開張、新居入夥、酒樓開業的必然之選。而張韶石的經營手法也別出心裁,當有人求畫,他總不說交畫日期,等到他每年一次在大會堂展覽時,才讓買家在展覽會去挑選,所以他每次展覽都會買個滿堂紅,並經常出現一幅畫同時多人認購的情形,他也來者不拒,回家一稿多畫,賺個痛快。

捐畫籌款

由於氣候合適的原因,牡丹在加拿大都長得特別漂亮,而且花大如盆。為了觀察『花王』的生長形態,張韶石又專門前往了加拿大實地寫生。在賞花的同時,他發覺要在這裡推廣中國書畫無不方便,於是便向居住當地的乾兒子–畫家兼粵劇家勞允澍提議籌組成立加拿大安省中國美術會,以便推廣國萃。為此,他特意捐出一批書畫精品,在當地舉辨展覽,將所得的款項全數捐出。為中國文化的推廣作出了無私的貢獻。